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游笔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风潮爸爸

风潮爸爸

万里云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万总低头打量我,突然皱起眉。他一手捏住我的下巴,目光中甚至透露出几分迷惑和不解:「你怎么……这么像……」后面的话他没说完,沉默半晌,只摇摇头:「方老师,算了。」万里云却尖叫起来:「怎么能算了?」

主角:周念念万里云   更新:2023-04-12 16: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念念万里云的其他类型小说《风潮爸爸》,由网络作家“万里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万总低头打量我,突然皱起眉。他一手捏住我的下巴,目光中甚至透露出几分迷惑和不解:「你怎么……这么像……」后面的话他没说完,沉默半晌,只摇摇头:「方老师,算了。」万里云却尖叫起来:「怎么能算了?」

《风潮爸爸》精彩片段


「对不起方老师。」我也哭起来,「我以后一定不打人了。」


一片喧哗中,万里云突然兴奋地喊了一声:「爸,你终于来了。」


方老师吓了一跳,连忙推开我们,弯下腰对着桌面上的小镜子快速地补了口红。


我先听到的是一个冷淡的声音:


「万里云,你自己说,又惹了什么事?」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脚步声从远及近,男人的声音里似乎还带着些疲倦和厌烦:


「主动交代,别让我动手。」


我感觉妈妈的身影好像僵硬了一些,她偏过头看一眼又立马低头,仿佛看见什么不可置信的东西一般。


有一瞬间,我感觉她仿佛想藏到办公桌的椅子下。


「万总。」方老师笑容满面地起身,「您误会了,今天小云才是被欺负的那个,你可别批评他。」


男人漫不经心地在身后停住:「被谁欺负了?」


「她。」方老师指向我,叹了口气,「这女孩脑子有点问题。」


我不敢反驳,只能转过身,趴在地上说:「对不起。」


男人蹲下身,他看了看万里云脸上的淤青,语气毫无起伏:「被揍了?疼不疼?」


万里云连忙可怜兮兮地「嗯」了一声。


男人皱起眉,却毫不留情道:「废物。」


批评完万里云,他一双厉眼朝我扫视过来:「一个女孩子,小小年纪就喜欢动手,难道你爸妈没教过你礼貌吗?」


我被他满是阴翳的眼神一瞪,差点又吓哭了,只好紧紧咬住嘴巴。


「她确实家里没教养的。」方老师连忙说,「我刚刚已经教训她一顿,她妈还下跪道歉,唉……万总你觉得怎么处理比较好?」


「怎么处理?」万总缓缓重复一遍,任谁也听得出他语气里的冷意。


我一听这话,立马直起身体,慌不择路地抓住了他西装的衣摆:「叔叔,我不是故意的,我发誓,我以后都不会惹到他了。」


万总低头打量我,突然皱起眉。


他一手捏住我的下巴,目光中甚至透露出几分迷惑和不解:「你怎么……这么像……」


后面的话他没说完,沉默半晌,只摇摇头:「方老师,算了。」


万里云却尖叫起来:「怎么能算了?」


「那你想要什么?」万总语气有些不耐烦。


「我要让周念念明天在全班面前给我道歉。」万里云小嘴叭叭叭地开口,「她上次还嘲讽我没妈。」


万总脸黑成锅底,而我妈脸色全白了,她偷偷打量了一眼万里云,眼里夹杂着痛苦和分裂。


她似乎想说什么,却咬着嘴巴,把头栽得更低了,身体还有点发抖。


我有些担心,连忙攥紧了妈妈的手。


「够了,小兔崽子。」万总扬手揪住万里云的衣领,「我看你确实是欠揍。」


「打不过小女孩已经够丢脸了,你还想让全班都笑话你?」



方老师似乎没想到这事就这么算了,抿了抿嘴说:「既然万总不追究,周念念妈妈,那你就给万总道个歉吧。」


妈妈一句话也没说,反而抖得更厉害了。


方老师等得有点不耐烦:「周念念妈妈?哑巴是你们家的遗传吗?」


万总似乎才终于注意到地上还跪着一个女人,他随意转过头,只一眼便定住了。


他松开揪着万里云的衣领,瞬间站直了身体。


「对不起。」妈妈终于小声地开口,头依然埋得低低的。


男人嘴唇张开,似乎用了很大力气,才喊出一个名字:「周婉……是不是你?」


我不知道他怎么知道我妈的名字。


「您认错人了。」妈妈立马别过脸,打了石膏的左手却痛苦地握成一团,仿佛在忍耐着什么。


「就是你。」万总死死盯着妈妈,脸上表情不知道是哭还是笑,是恨还是喜,整张脸都扭曲得十分可怕。


「周婉——」


他似乎是把这个名字嚼碎了,眼睛一直死死地盯着妈妈看:「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妈妈扭过头,并不对上他的视线。


连方老师都看出来不对劲,脸色瞬间变了:「万总认识吗?」


「岂止认识。」他似乎是气急了,再也忍不了,一手把妈妈从地上拉起来。


「八年不见,你就是这样一副穷酸可笑的模样?」


「周婉,老子以前把你当公主养,含在嘴里都怕化了,你他妈今天居然在这里给人下跪?」


「你到底是在糟蹋谁的脸?」


「起来!」


妈妈被拉起身后,连忙握住我的手,似乎想带着我赶紧离开。


万总却依然紧紧攥住我妈细瘦的手腕。


众目睽睽下,这个高大而威猛的男人眼睛居然红了一圈:「周婉,这么多年不见,你抬头看我一眼都不肯吗?」


他似乎意识到什么,突然看向我:「你几岁?」


我莫名就对上了一双充满不可置信的眼睛,眼睛的主人愤怒地开口:「周婉,她是不是我们的——」


「念念今年七岁,」妈妈打断他的话,「是我和我丈夫的女儿。万重山,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她顿了顿,声音里仿佛压抑着极大的痛楚继续说:「你现在也没有任何立场来质问我,无论我是一个乞丐,还是什么人。」


我紧张地在他们之间扫视了一眼。


其实我今年八岁了。


我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谎报我的年龄。


但我想,妈妈一定有她的理由吧。


万总听完她的话,只是失魂落魄地问:


「你……结了婚?」


也许是感受到不对劲,万里云又压着肚子哼哼唧唧起来,说难受。


方老师连忙提醒万总带孩子去医院检查。


妈妈满脸关心地看了一眼万里云,咬咬牙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医生说万里云没什么大碍,妈妈想付医药费,那个万总却不让,他意有所指地开口:「你既然八年来一次都没有关心……这时就不用惺惺作态了。」


检查完后,万里云缠着他爸要吃烤鸡翅,妈妈在旁边看了半天,似乎想说什么,一双眼睛都黏在万里云身上。


而万总眼睛则死死黏在我妈身上。


我摸摸肚子,告诉妈妈说我饿了。


妈妈恍然大悟似的,紧紧握住了我的手准备离开,万总却不让我们走。


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妈妈勉强同意一起吃晚饭。


就是脸色像个霜打的茄子。


我和万里云对着坐,他们俩对着坐。


我第一次去炸鸡店,埋头在碗里一直吃。


「这孩子是没吃过饱饭吗?」万总语气莫名有些酸溜溜,「他爸舍得不管?」


妈妈冷笑一声,没说话。


我从碗里抬起头,闷闷不乐道:「我爸已经死了。」


万总暗淡的眼睛又亮起来,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中间不知道他们说到什么话题,妈妈与他又吵起来。


主要是万总说话夹枪带棒、阴阳怪气,我听着就难受。


妈妈不再理他,让我赶紧吃完。


中途万里云闹着要去洗手间洗手,妈妈摸摸他的头,带他去了洗手间。


我有些奇怪,妈妈其实很讨厌别人家小孩。


刚刚在医院,以及吃饭的时候,妈妈却一直在主动地照顾他。



甚至都快把我忘了……


万总抬眼看我一眼,开口:「已经第二桶了,你还能吃?」


我讪讪地放下手里的鸡腿。


万总突然抽出一张纸,帮我把手擦了。


我悄悄看着他,突然发现这个万总睫毛尤其长,垂下来不说话的样子好看得像个明星。


一瞬间,他好像就从一个盛气凌人的总裁变成了一个失意又委屈的中年男人。


「你爸……生前对妈妈好吗?」他低声问我,语气又酸又涩。


我并没见过自己的爸爸,不知道如何回答。


这时妈妈回来了,站在饭店的出口处喊我名字。


我也赶紧起身:「你问我妈妈吧……但是你语气要好一些。」

「周念念。」万总突然拉住我。


我不知道他如何知道我的名字,吃惊地看向他。


一张纸塞进我的手里,万总悄悄对我说:「这是我的联系方式,如果再遇到今天欺负你妈妈的情况,你就打上面的电话给我,叔叔再忙也会过来的。」


他犹豫片刻,看向我,勉为其难道:「有人欺负你,也可以打。」


妈妈坚决拒绝了万总说送我们一程的提议,牵着我的小手,走在回家的路上。


我还是决定主动问她:「妈妈,你喜欢我的同学吗?」


「喜欢。」妈妈回答说。


我有些难过,决定说一说他的坏话:「妈妈,你别看他很会装可怜,其实他就是一只特别任性又暴躁的猴子。」


妈妈笑了笑:「念念今天为什么揍他,还说他没有妈妈?」


我连忙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妈妈沉默会儿,说道:「那这样……周末念念约他到家里来玩好不好?就说我做了好吃的炸鸡翅,然后我们当面和他解释一下?」


我不太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们又走了一会儿,妈妈迟疑地问:「他……万叔叔和你说了什么?」


我有点犹豫,还是告诉了妈妈,然后问:「妈妈讨厌万叔叔吗?」


妈妈「嗯」了一声。


「那我可以留着他的名片吗?」我仰起脸看她。


妈妈犹豫了会儿:「留着吧……但有事你找我,不准找他。」


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问题:「妈妈……你和万叔叔以前有什么关系吗?」


月色下,妈妈表情似乎有些晦涩。


良久,她才开口:「以前是妈妈恋人,现在……大概想找妈妈寻仇吧。」


睡觉前,我准备去关客厅的窗。



却在窗户下看见了停着的一辆劳斯莱斯。


今天我见过万叔叔开它,连车牌号都是一样的。


万叔叔难道在下面吗?


我的心怦怦跳起来,妈妈说他是仇人,所以才要盯着我们吗?


我拿出白天时,他给我的名片。


上面写着万重山三个字。


原来他叫万重山。


这个名字我好像见过的。


在哪见过呢?


噢……在妈妈那里,在她卧室的床头,就摆着一张用木框裱起来的诗——


「轻舟已过万重山。」


我疑惑地歪了歪头,然后把名片放到茶几上。


总感觉……他好像不是妈妈口中要来寻仇的人。


第二天在学校,我想起妈妈让我周末约万里云来家里吃炸鸡翅的事。


于是放学的时候,我就和他说了。


结果他冷笑:「我不去。」


不去就不去,我也不想求他。


万里云在后面拉长语调:「除非你在全班同学面前给我道歉。」


我假装没听到,独自走回家。


和妈妈说了这件事,她似乎有点失落。


「那还做吗?」我仰着头看她。


「做,」她合起菜谱,「妈妈也想吃。」


没想到周末那天,一大清早就有人敲门。


我从被窝里爬起来开门,门口居然是万里云和万总。


万总今天穿得西装革履,万里云居然也穿了一身小西装,胸口还系着领结,一脸被逼无奈的样子。


「你妈妈还在睡吧?」万总似乎很了解我妈妈,把万里云往房里一推,「小云今天就拜托你们照顾了。」


「叔叔你不留下吗?」


「嗯,我还有工作,而且……她也不想见到我。」


万总有些寂寥的背影消失在楼梯间。


我和万里云面面相觑。


他率先提脚迈入房中,满脸嫌恶地从房间大小到家具摆放全部都批评了一遍。


直到妈妈醒来后,惊喜地喊:「小云?不是说不来吗?」


万里云看她一眼,似乎在筹备说着什么,妈妈立马又说:「你和念念玩一会,我马上做炸鸡翅。」


我把自己零星的玩具和书籍分享给他,他看也不看,只说:「我才不要摸这么寒酸的东西。」


到了饭点,妈妈很热情地帮他夹菜。



万里云皱起眉:「我不要你筷子夹的,脏死了。」


我实在忍不住开口训他:


「你今天吃了大便来的吗?」


「我早就想说了,你每天不是抱怨这个,就是抱怨那个。」


「难怪你这个人没朋友。」


他脸立马涨红了,拿起碗里的鸡翅就往我身上砸,还喊:「难道你就有朋友了?天天在学校跟个哑巴一样。」


我也不甘示弱,拿起筷子往他脸上打。


「嘭」地一声。


妈妈面无表情地放下碗,起身拎起不远处的扫把。


我有点不服气:「妈,是他先挑衅我的。」


「手。」


妈妈毫不心软,我只好伸手让她打了几下。


万里云幸灾乐祸地笑起来。


谁知道揍完我,妈妈又走到他面前说:「手。」


万里云呆了:「你要打我?」


妈妈凉飕飕地笑了:「不会说话又浪费食物的小孩,当然要挨揍。」


我也以为妈妈只是开玩笑,没想到她是真揍。


万里云「嗷嗷」哭起来:「我就知道你是个坏女人。」


「坏女人?」妈妈重复,「谁和你说的?」


「当初不就是你拿了爸爸五百万跑路,结果害得爸爸创业公司倒闭的吗?」万里云眼睛都红了,「我今天答应来就是想告诉你,我才不会承认你这种拜金的女人是我妈!」


我手里的筷子都掉地上去了,惊讶地看着他。


我妈是万里云的妈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万里云还在边哭边嚎:



「就算你要把我带走,我也不会跟你走的!既然你当初把我丢给爸爸,如今就不要后悔了!你这里又破又穷酸,还有个小母老虎,肯定要天天虐待我的,我现在和爸爸生活得很好,你也不要回来打扰我们。」


「我承认的妈妈只有方老师,我才不要你。」


妈妈看他一眼,放下扫把:「谁说我要你的承认?」


万里云呆住了,止住哽咽。


「既然你已经都知道了,」她叹口气,「我确实很想你,但我……养不起你。」


「我只是想看看你。」妈妈似乎想摸摸万里云的头,犹豫片刻还是收回了手。


不知道为什么,万里云似乎更悲愤了:「那你就养得起这个小母老虎?你当初带着五百万都舍不得带我一起跑路?」


「到底谁和你说了这一堆乱七八糟的……」妈妈似乎有点无语。


万里云却用力挣脱她的手,飞快地跑出了门外。


「等等。」妈妈愣了一下,赶紧追上去。


我迟了一步,索性留在家里把餐桌收拾干净。


等了会儿还是没有见到他们回来,我就沿着楼道往外找。


等我找到他们时,只看见不远处的巷子口,妈妈正把万里云抱在自己怀里哄。


万叔叔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两个,似乎也想伸出自己的手抱住他们,目光柔软又温柔。


我默默停下了脚步,以免自己打扰这么美好的一幕。


刚刚万里云说的一番话,其实我已经猜出了大概。


原来他、万叔叔和我妈曾经是一家人。


后来妈妈不知道什么原因,带着万叔叔的五百万走了,与别人结婚后有了我。


一直到上次在学校里重新遇见,万叔叔似乎又想把我妈妈追回去。


而万里云是妈妈八年没见到面的亲儿子,妈妈明显很喜欢他。


如果他们一家重新结婚……


那我就是多出来的那个小孩吧。


「你妈妈要再婚吗?」张奶奶的孙女小瓶子问我。


「为什么这么说?」我吓了一跳。


「你看那个男人。」她趴在窗口前指给我看,「这段时间天天来找你妈妈……好像在追你妈妈。」


我顺着她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是万叔叔。


「你妈妈为什么不搭理他?」她嘟囔道。



是啊……为什么呢?


这段时间,万叔叔经常来找妈妈,但妈妈一直没有给过他好脸色。


我也听见过他们的对话。


万叔叔想让妈妈搬进他的房子,他还拿万里云做理由,说妈妈八年不去见自己儿子太无情。


妈妈每次都冷冰冰地拒绝他。


可是她自己又经常一个人默默地喝闷酒,然后自己在那悄悄地哭。


我知道妈妈心里很难受。


我想……妈妈之所以拒绝,也许是因为我的存在。


妈妈长得很好看,这么多年来始终有人给妈妈介绍对象。


妈妈每次都毫不留情地拒绝了媒人,她每天光是工作和照顾我已经占据了她所有的精力。


可我也希望妈妈能获得自己的幸福。


翌日,万叔叔又来邀请妈妈去吃晚饭。


在妈妈拒绝的话说出口之前,我连忙说:「妈妈,去吧,听说那家餐厅很好吃。」


她犹豫片刻。


万叔叔立马说:「念念想吃就一起去。」


妈妈还是摇头:「她今天有劳动实践活动,在学校吃晚饭。」


「你可以打包回来给我啊。」我抱住她的手央求道,「我真的很想吃。」


她只好答应了。


到了学校后,我们全班都会坐大巴,去市中心不远的一个郊区农场上劳动实践课。


我从早起就感觉头晕晕的,但我不想因为生病不能去,就没有告诉任何人。


劳动实践课和其他的课程不太一样,不用学习书本上那些无聊的知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