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游笔文学网 > 其他类型 > 蒋梦凰陆裴涛最新章节

蒋梦凰陆裴涛最新章节

蒋梦凰 著

其他类型连载

屋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床榻隐隐传来啜泣声。睡在地上的陆裴涛探头看去,俊朗面容露出一抹迟疑。“公主?”两人成婚半年。陆裴涛因做了驸马而被卸了兵权,而蒋梦凰贵为公主,爱文人却嫁了武将,因此谁也不待见谁,基本上是日日小吵,三日大吵。今日两人又大吵一架,陆裴涛又被蒋梦凰赶去地上睡。

主角:蒋梦凰陆裴涛   更新:2023-08-21 1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蒋梦凰陆裴涛的其他类型小说《蒋梦凰陆裴涛最新章节》,由网络作家“蒋梦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屋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床榻隐隐传来啜泣声。睡在地上的陆裴涛探头看去,俊朗面容露出一抹迟疑。“公主?”两人成婚半年。陆裴涛因做了驸马而被卸了兵权,而蒋梦凰贵为公主,爱文人却嫁了武将,因此谁也不待见谁,基本上是日日小吵,三日大吵。今日两人又大吵一架,陆裴涛又被蒋梦凰赶去地上睡。

《蒋梦凰陆裴涛最新章节》精彩片段

屋外电闪雷鸣,狂风大作。

床榻隐隐传来啜泣声。

睡在地上的陆裴涛探头看去,俊朗面容露出一抹迟疑。

“公主?”

两人成婚半年。

陆裴涛因做了驸马而被卸了兵权,而蒋梦凰贵为公主,爱文人却嫁了武将,因此谁也不待见谁,基本上是日日小吵,三日大吵。

今日两人又大吵一架,陆裴涛又被蒋梦凰赶去地上睡。

床上无人回应,他掀开了床幔。

却见床榻上的蒋梦凰眉头紧蹙,满是冷汗,仿若正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他紧皱眉头,上手去探她额头温度。

手未触及,蒋梦凰的双目在这时骤然睁开。

陆裴涛手一顿,语气硬邦邦地收回手:“公主,臣并非有意冒犯……”

手才收到一半,话亦说到半路。

蒋梦凰却突然坐起身来,一把攥住了他的手,竟是红了眼。

“陆裴涛?”她不可置信伸手感受到他热切躁动的心跳,触碰男人的脸庞。

是温热的,是真实的。

怎么回事?

她的夫君陆裴涛分明已战死沙场!

在他们成婚的第三年,匈奴来犯,满朝文人贪生怕死不敢应战,陆裴涛自请上阵。

战事紧张时,父皇却昏庸无道,听信谗言不肯支援战粮,最后,十万大军竟活活因体力不支战败。

一代战神,就此陨亡!

陆裴涛死后,匈奴一路打入盛京!

元宁十三年,姜国就此灭亡,父皇被俘,而她身为姜国公主不愿受辱,在匈奴进府前,以一抹白绫终结了自己的性命。

如今她醒来竟再次见到了陆裴涛……

蒋梦凰眼神震颤:“陆裴涛,如今是元宁几年?”

身前的人影骤然撤离。

陆裴涛不知这位高贵的公主又在动什么歪主意,只沉声答:“元宁十年,公主一场梦连这都忘了?”

冷冽声音入耳。

蒋梦凰恍然明白过来,自己竟是重生到了三年前,回到了跟陆裴涛刚成婚那年!

目光落在地上那床地铺时,她神色一怔。

前世她因父皇指婚嫁了武将,看陆裴涛怎么都不顺眼,从未给过陆裴涛好脸色,就算偶尔来兴致行房事,若是弄疼了她,完事后她也让他滚下床去睡。

因此在两人的三年婚事中,大多数时候都是她睡床,陆裴涛打地铺过活。

蒋梦凰想到这些,心间不觉泛苦。

前世,是她一家欠陆裴涛的。

重活一世,她想对陆裴涛好一些,再好一些。

别人不知,可她知他是这世上最英武之人,是姜国英雄,是她无人能敌的夫君。

“裴涛,你上床来睡吧。”蒋梦凰轻声呼道。

陆裴涛正要躺回地铺中,听见这话,神色一僵。

这还是蒋梦凰第一次这样温柔喊他的名字。

他转眼看去,蒋梦凰半倚在床头眼尾发红,轻纱半落,露出白皙香肩。

那眉眼间竟似乎含了丝异样情意。

看得陆裴涛小腹一紧,心里窜起难以遏制的火气来。

他眸底深意翻涌,声音喑哑:“是。”

本就不是第一次了。

她贵为公主,想要时便大发慈悲让他上床伺候她,不想要时,他只能硬憋着火气度过漫漫长夜。

只是像今日这样两人白天才吵过一架,晚上她便要求同房,倒还是头一遭。

她当他是什么?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床伴不成?

陆裴涛冷着脸上了床。

当即俯身压在蒋梦凰身上,粗糙结茧的手掌轻车熟路探入她的衣裙。

那掌心烫得蒋梦凰身子一颤。

粗重的呼吸喷洒在耳侧脖颈。

蒋梦凰愕然半晌才骤然反应过来,他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

薄脸霎时羞得通红。

她双手抵住他的胸膛:“我不是这个意思!”

陆裴涛却神色不耐反手压住了她作乱的手。

他撑在她上方,眉眼冷淡:“公主让臣上床,除了这事还能做甚?公主莫不是想要与臣像寻常夫妻同床共枕不成?”

“有何不可?”蒋梦凰问。

陆裴涛讽笑:“可白日,公主才当着全府的面说要休了我,另嫁金科状元!”



蒋梦凰一时僵住。

前世,她确实经常用这话刺他,一时之间竟无言反驳。

而陆裴涛已俯身咬上了她的耳垂。

蒋梦凰身子骤然一软。

前一刻还出言冷漠的男人,此刻咬着蒋梦凰的耳垂,低声问道:“公主今日是想重些还是轻些?”

但不等她回答,男人身上的热气迅速将她包裹。

一夜过去。

这场激烈云雨方得停歇,屋外的狂风骤雨也已不再。

结束后,陆裴涛起身熟稔的从床头的匣箱里取出一粒丹丸,一同递了过来。

“公主请用。”陆裴涛的声音仍然带着些许嘶哑。

蒋梦凰视线聚焦在那粒褐色丹丸上——那是自己特意让太医调制的避孕丸。

前世自己厌恶死了陆裴涛,自然不想怀上他的子嗣。

可如今……

蒋梦凰伸手推开了药:“今后我不吃这些了。”

陆裴涛神色稍怔,可转念却脸色更冷。

再度递过避孕丸,他语气冰冷:“公主不吃,臣心不安。”

一句话,蒋梦凰彻底懵了。

她怔怔看着陆裴涛。

他这话的意思,是不愿与她有子嗣吗?

这一刻,她恍然醒悟,原来前世不止是她厌恶陆裴涛,陆裴涛也厌极了她。

毕竟,两人除了在床事上,其余没一处合拍的……

心猝然被刺痛。

蒋梦凰抿紧唇,终是一言不发的接过了那避孕丸。

此刻,她仍是觉得,只要她努力,陆裴涛一定会回心转意。

第二日。

陆裴涛一早便去上朝了。

蒋梦凰想着要怎么解冻两人关系,便决定亲自下厨。

因是初次下厨,手都被烫了好几个包

但她满怀期待从日落等到夜幕降临,陆裴涛却一直没回来,蒋梦凰一颗心逐渐冷却下来。

又使人去寻陆裴涛。

没过多久,下人回来禀告,语气颤惧——

“回公主,驸马下朝后去了栖音楼,至今未出。”

京中第一青楼——栖音楼。

楼中女子皆是戴罪之身,除非皇恩特赦,不得赎身。

前世,两人就因陆裴涛去栖音楼的事吵过无数次架。

只因陆裴涛将他大半俸禄尽数花在栖音楼,只为护着里面那位名叫江落月的花魁。

蒋梦凰脸色一白,端正起身。

“去栖音楼。”

半个时辰后。

栖音楼东厢房。

蒋梦凰在门口站了会儿,深吸口气推门而入。

一抬眼,她就见一绝美女子慌乱从陆裴涛的怀里起身。

蒋梦凰僵住,心口猝然一痛。

落月惶恐的朝蒋梦凰下跪,陆裴涛倒是安之若素,只是一起身便护在那女子身前,才施施然行礼:“拜见公主,不知公主所来何事?”

这一幕刺痛蒋梦凰的双目。

她喉间堵涩:“你是我的驸马,我自是来寻你回府。”

陆裴涛听了,却是一抹讥讽浮上眸间。

“公主莫不是忘了,当初是你亲口说让臣滚出公主府,尽管来栖音楼,绝不多管分毫?”

这话,确实是蒋梦凰亲口所说。

可那时是她讨厌他才说的气话,如今她爱他敬他,哪能跟以前一样?

蒋梦凰揪紧了衣袖,声音都变哑了:“我只是希望……你跟我回去吃个饭。”

陆裴涛抬眸看她,眼里闪过一丝困惑。

半晌,他拱手:“公主有令,臣岂敢不从?”

他分明是答应跟她走了。

可蒋梦凰的心却莫名又酸又涩的。

入了公主府。

那桌菜已经冷得结了油。

蒋梦凰勉强笑笑:“我叫人把菜热热,你……”

陆裴涛却看也不看,径直要走:“不了,臣在栖音楼吃过了。”

蒋梦凰心口收紧,急忙叫住他:“外面的菜怎能与家常菜相比,好歹吃两口。”

她正准备告诉他这些事自己亲手做的。

却见陆裴涛目光扫视过桌上菜品。

嗤笑一声:“这种狗食一般的家常菜,确实不能与栖音楼的佳肴相比。”



膳厅内寂静无声。

气氛好似在这话中瞬间凝固。

蒋梦凰僵住,脸色煞白。

她知道自己初次下厨,卖相并不佳,可是他竟说是狗食……

一旁侍女忿忿不平:“这可是公主亲自做的!”

陆裴涛身形骤然一僵。

他不敢置信看了蒋梦凰一眼,声音也低了几分:“……请公主恕罪。”

心头的难堪让蒋梦凰说不上一句话来。

半响,她才自嘲一句:“无事,是我做得不好,不怪驸马。”

此言一出,陆裴涛心头越发怪异。

深深看了一眼蒋梦凰,他一拱手:“既如此,臣还有公事要处理,先回书房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

当晚,也并未回房。

蒋梦凰孤零零躺在床上,第一次怀疑,自己是否真能挽回他……

次日,天色微亮。

陆裴涛便去了武场。

虽然被皇帝以驸马不可掌实权免去将军之职,但陆裴涛却从未落下练武习惯。

待到陆裴涛一身汗归来已是卯正一刻。

刚走入正厅,却见蒋梦凰迎上前:“夫君,你回来了。”

陆裴涛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他一身都是汗,以往蒋梦凰最嫌弃不过。

可今日,蒋梦凰没有丝毫皱眉,拿出手绢便替他擦汗。

陆裴涛身子一僵:“臣自己来。”

“累了吧,听说你爱吃糖糕,我特意找学来给你做了,尝尝。”

蒋梦凰夹了一块糖糕递过去。

陆裴涛垂眼看去。

晨曦微光洒在蒋梦凰白皙透亮的脸颊上,宛如蜜桃,诱人可口。

陆裴涛喉头一紧,对上她那真挚充满希冀的眼神,坐了下来:“多谢公主。”

两人一起用完早膳。

蒋梦凰送陆裴涛出门不久,堂妹霜月郡主便上门来。

“公主!走!我带你去看些热闹!”

不给蒋梦凰拒绝的机会,霜月拉上她就走。

半刻钟后。

公主府的马车停在了全城最繁华热闹之地——雅风阁!

雅风阁内,玩乐雅趣豪赌,尽有应有,进场者非富即贵。

霜月熟门熟路带她进去。

“梦凰公主,霜月郡主请楼上金座!”

所谓金座,乃雅风阁最高处,能将阁内最热闹每处都尽收眼底。

霜月极其兴奋地拉住她的手,指着前方的斗蛐蛐赌盘。

“公主,我们押那只‘威武王’可好?就押一千金!”

一千金,足足抵得上边关战士半年粮仓。

这一千金,是前世的陆裴涛拼死也没能求来的,此刻却只是霜月用来随便玩个斗蛐蛐的赌金。

挥金如土,不过如此。

蒋梦凰望着这人人醉生梦死的一派景象,恍惚间,心沉重如山。

谁能料到,如今这盛世繁华,会在三年后沦为人间炼狱。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原来亡国败落之相,早在这时已有所预示……

“我不押!”蒋梦凰哀叹口气看了眼楼下,“霜月,我们回去吧。”

“公主今日怎如此扫兴?”霜月不解。

霜月不肯走,蒋梦凰只好兀自离开。

谁知刚至门口,便遇见几名纨绔闹事,因蒋梦凰今日穿着低调,竟毫不顾忌将她撞了个正着。

钻骨痛苦自脚踝传来。

蒋梦凰吃痛整个人往前摔去。

眼看就要扑地,一双手从旁稳稳扶住了她。

竟是金科状元裴时钦。

他温润眉眼透出一抹担忧:“公主,没事吧?”

蒋梦凰一愣,其实她与裴时钦不论前世还是今生,都不过一面之缘罢了。

之前,自己是故意与陆裴涛置气,才会口口声声将裴时钦与他做比较。

此刻碰见,蒋梦凰心里难免尴尬。

她下意识想拉开距离,可脚踝处的痛意疼得她无法站稳。

裴时钦再度伸手扶住:“公主小心!”

蒋梦凰疼得头冒虚汗,想要道谢。

不远处却骤然传来冷声讽笑——

“公主真是好兴致,竟这般光明正大带着金科状元来雅风阁寻乐。”

蒋梦凰心头一滞,转头看去。

正好撞入旁边陆裴涛那双冰冷至极的双眸。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