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游笔文学网 > 美文同人 > 仙界偷渡客

仙界偷渡客

血痕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意外来到异界,这里有三足的金乌,潜海的巨龙,更有强大的修真者!这新奇的一切,都充满危险,和机缘!路遥意外获得大罗金仙令,以及两大神兽的遗藏,从此开始踏上修真路。手掌生死天道,一言喝斥生死!

主角:   更新:2023-08-08 04: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仙界偷渡客》,由网络作家“血痕”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来到异界,这里有三足的金乌,潜海的巨龙,更有强大的修真者!这新奇的一切,都充满危险,和机缘!路遥意外获得大罗金仙令,以及两大神兽的遗藏,从此开始踏上修真路。手掌生死天道,一言喝斥生死!

《仙界偷渡客》精彩片段

    “哎!衣青,别这样嘛!”路遥手里捧着一束鲜花,表情一片深沉。

    在他的面前,一个身着浅绿色长裙的美貌少女紧蹙着眉头,对于路遥的纠缠显然极为不耐。

    “嘿嘿,不要生气了,其实我也只是晚了一点点而已嘛!”

    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样,路遥笑道:“徐大姑奶奶,您大人有大量,就不要跟我一般计较啦!”

    徐衣青努力的压住了几乎要迸发的怒火,低声道:“只是一点点?你答应三点和我一起去看电影,结果呢?我一直等到四点都没有看到你的人影,到你宿舍去找,结果你还在睡觉,你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心上!”

    “有啊!绝对有!”路遥挺直了胸膛,将手里的有点枯萎的红玫瑰奉上,“你看,这九十九朵红玫瑰就可以代表我的心!”

    望着路遥手里的花,徐衣青肺都快气炸了,伸手将花里的卡片取了出来,“这个代表你的心?我记得这是昨天某人丢到垃圾箱里的。看,卡片里的名字……路少爷,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改姓玉的?”

    为什么先前没有看到这张卡片?该死!路遥忍不住抓起自己的头发。看到徐衣青取出卡片的时候,路遥就知道完蛋了。

    手里的红玫瑰是礼拜六陪自己的死党玉名一起去买的,结果当天玉名就失恋了。

    路遥心里哀叹起来,如果不是昨天晚上陪玉名一起去喝酒,今天又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不去喝酒,今天也不至于迟到,自然更没有必要从垃圾箱里捡花送人了。

    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路遥哀求道:“衣青,难道你就不能原谅我这一次吗?我真的、真的、真的好爱你……”

    “是吗?”丝毫没有被路遥的表情所打动,徐衣青斜了一眼,“是谁一天写了三十封情书,整个学校里只要能排上名字的女生一人一封的?是谁答应晚上陪我看星星,结果放鸽子走人,让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吹了一晚上风的?又是谁跑到女澡堂偷窥,结果被人……”

    发现自己的糗事被徐衣青一件一件的吐露出来,路遥似乎可以感觉到周围路人奇怪的目光。急忙用手捂住徐衣青的嘴,防止更多尴尬的事情被泄漏出来,路遥讨饶道:“徐大姐,徐阿姨,徐大姑奶奶,我拜托您了!”

    看到路遥又惊又愧的样子,徐衣青忍不住扑哧一笑,“活该,你真是个活宝,谁叫你好事情一点都不会,坏事却一样都没少做!”

    徐衣青的笑声对于路遥来说不啻于天籁之音,“哈哈,你原谅我了?对不起啊!”

    “原谅?不!我不想继续下去了!”徐衣青娇俏的脸蛋瞬间黯淡下来,“对不起,我真的不想继续这样下去了。路遥,你是个很棒的朋友,但是却不是个合格的情人,更不是个合适的丈夫。”

    “我想,我不适合你的!”徐衣青仰头叹息一声,“再见!”

    “嗄!这么快?说走就走?哎!”

    曼妙的身影逐渐的融入了人流当中,路遥愣愣的站着,浑然不顾路人惊讶的目光,将手里的红玫瑰丢到空中,想不到同一束花却见证了两个男人的失恋。

    “狐狸,怎么了?不会是吹了吧?”

    发现路遥垂头丧气的走回宿舍,玉名一阵好笑,“好啦,好兄弟,咱们两个谁跟谁呀?有饭一起吃、有妞一起泡,失恋嘛,当然也要一起了!”

    路遥抬起头来,眼睛一眨一眨的望着玉名,“我现在很想揍人!昨天毕业,今天就失恋!”

    “算啦!”玉名摆出一副义气干云的样子来,“昨天你陪我喝酒,今天,我陪你去怎么样?够兄弟了吧,嗯?”

    “你确定?”路遥眼睛里闪烁着古怪的光芒,“昨天不知道是谁喝得连爬都爬不起来的?”

    “你少来了!”玉名得意的笑道:“别人不知道,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

    托起路遥的下巴,玉名啧啧的叹道:“就凭狐狸你这一副俊俏的脸蛋,加上甜言蜜语,会被人甩?呵呵,我看你是很享受这种滋味才对!”

    路遥表情一变,从哀怨变成了奸诈,阴笑道:“臭冤大头,敢泄我的底,看拳!”

    夜半时分,路遥和玉名二人终于互相搀扶着走出了饭馆。

    “怎么样?今天……服了没有?”路遥哈哈大笑起来,“早说……过,论喝酒,你……你差远了!”

    “胡说……八道!谁……谁醉了?”玉名嘴里吐着泡泡,瞇着眼睛:“小狐狸,前……前面就……就……就是学校,看……我们谁……谁先……到?”

    “怕……你不成?”路遥一把甩开玉名的胳膊,狂笑道:“回不去,可……别怪兄……兄弟不……不够意思啊!”

    松开了手,路遥立刻转起圈来,原来就在眼前的BJ大学校门却怎么都看不到了,“我……好像迷路……路了!冤大头,你……怎么样,要……不要不我扶你?人……人呢?”

    转了半天,路遥终于发现了玉名的身影,后者正趴在地上,双脚做踏步状,“没……事!我扶……扶……着墙,稳……稳着呢!”

    “哈哈……”路遥一阵暴笑,再也忍不住胃里的天翻地覆,哗啦一声,吃的东西全倒了出来。

    大清早宿舍里闹哄哄的,人来人往的声音让路遥怎么都无法继续睡下去。

    睁开通红的双眼,望着几乎人去楼空的宿舍,路遥这才记起来,已经毕业了。

    大前天,大家还凑在一起勾画美好的未来,一起醉生梦死。接着最好的朋友失恋了,然后自己也失恋了。

    路遥哈哈大笑两声,潇洒的将头发抚到后面,望着空荡荡的宿舍,忍不住咬牙道:“这帮混蛋,走了也不跟我说再见!”

    “也不知道冤大头走了没?如果不跟我打个招呼的话,下次见到了,一定好好收拾他!”想到了玉名,路遥这才开始奇怪起来。

    脑海中不断的思考着,只记得最后自己在拚命的吐,后面的事情就全忘记了,“我靠,昨天晚上我到底怎么回来的?”辛苦的从床上爬下来,路遥才想去看看玉名怎么样,宿舍的门就被人轰的一脚踢开。

    望着玉名浑身脏兮兮的样子,路遥一怔,愕然道:“老天,你该不会昨天晚上在外面睡了一宿吧?”

    望着玉名难以启齿的模样,路遥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你好厉害,I服了You!”

    路遥翘起大拇指,“怎么样?毕业以后你打算做什么?”

    拂去了身上的灰尘,玉名有些茫然,“不知道啊,或许是考研究所,又或许是出国深造,总之,等以后再说!”

    “是啊,你的命好,有个有钱的老爸,什么都不用担心。我们就不行了,赶紧找工作,还要养家糊口呢!”

    路遥笑道:“怎么样?去我老家玩几天?”

    玉名眼睛一亮,笑道:“你说的是蓬莱阁?好啊,不过你可要管吃住!”

    “好说,饿不死你的!”路遥飞快的收拾起东西来,忽然惨叫一声,“老天,我忘记买车票了!”“别说废话了,坐飞机去!我出路费,你包吃住!”

    蓬莱俗称“人间仙境”,为国家级风景名胜区。

    蓬莱阁为中国古代四大名楼之一,由弥陀寺、龙王宫、子孙殿、三清殿、吕祖殿等组成,登阁远眺,可见海市蜃楼,八仙过海故事就出于此。其他景点包括水城、戚继光纪念馆、牌坊、田横山、索道、八仙渡、古船博物馆等。传说蓬莱、瀛州、方丈是海中的三座神仙岛,为神仙居住的地方,自古便是秦皇汉武求仙访药之处。

    广为流传的“八仙过海”的神州传说,便源于此,相传吕洞宾、铁拐李、张果老、汉钟离、曹国舅、荷仙姑、蓝采和、韩湘子八位神仙,在蓬莱阁醉酒后,凭借各自的宝器,凌波踏浪、飘洋渡海而去,留下“八仙过海、各显其能”的美丽传说。

    望着面前的景点介绍,路遥得意的笑道:“玉名怎么样?还记得你想要见见神仙的不是吗?这里可是有名的仙岛啊,说不定你真的有机会见识一下神仙的风采了!”


    仰头望着高处,路遥摇头晃脑道:“神仙啊,那么高高在上的存在,神仙啊,那么令人向往的存在,神仙啊,那么……”

    “去你的,还咬文嚼字起来了!”玉名急忙打断了路遥的话,知道如果让路遥继续下去的话,恐怕说一个小时都说不完。

    “嘿嘿!话说蓬莱此地乃仙家之胜地,历来多有神仙光临,更有上仙以无上法力形成的空中楼阁,何等的辉煌、何等的艳丽,哈哈!”

    路遥笑道:“你说,天上的空中楼阁是不是神仙的杰作呢?”

    “说不定有一天,你我也可以成为神仙呢……”路遥向往的望着天空,“那时候,权利、美女、金钱应有尽有,哈哈!”

    “别丢人了,你好歹也是个大学生,居然把自然现象归咎到神仙鬼怪身上了!”

    玉名没好气的回道:“蓬莱之所以会出现海市蜃楼,是因为空气密度的不同,加上太阳光折射之后,经过了密度不同的大气层产生的现象,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知道?难道上学的时候,你的脑子都被狗吃了吗?”

    “不是吧!”路遥苦笑起来,“那时候是谁口口声声说要见见神仙的?现在居然又说神仙不过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心口不一的家伙,鄙视你!”

    “好啦,不和你一般见识了,我们上去欣赏一下蓬莱仙境吧,也享受一下仙境的气息,说不定真的有机会看到你嘴里的空中楼阁。”

    “哎!等等我啊!”

    发现玉名已经向着目标前进,路遥大叫道:“你这个不讲情谊的家伙,还是兄弟吗?”

    围绕着环山石阶,遥望着大海,一阵带着腥味的空气扑面而来,清新的气息让人不觉陶醉。

    “玉名,你看,那就是号称人间第一楼的蓬莱阁!”

    顺着路遥手指的方向望去,美轮美奂的木制阁楼出现在上方,“蓬莱阁”三个金黄色的大字出现在面前,在淡淡的雾气笼罩下,给精致壮观的阁楼增添了一份独有的仙气。

    “蓬莱阁这三个大字可是清朝有名的书法家铁保所书,《老残游记》中曾经有过对蓬莱阁的描写,『这阁造得画栋飞云,珠帘掩雨,十分壮丽。西面看城中人户,烟雨万家;东面看海上波涛,峥嵘千里。』想象一下自己站在阁楼上,遥望着远处的长岛,波涛汹涌的大海,何等壮哉!”

    路遥又上了兴致,“若是有幸可以见到难得一遇的海市蜃楼,那才真的叫做不枉来此一游了!”

    玉名皱了下眉头,“你这家伙,一说上瘾就不知道到哪里是个头了!我们走吧,去欣赏一下,你嘴里的『西看城中人户,东看海上峥嵘千里』吧!”

    观赏了雄伟的蓬莱阁,到优雅的吕祖殿、庄严的三清殿;走过了惊艳的天后宫、沉稳的弥陀寺、沧桑的龙王宫,两个人将最后的目标定在了观澜厅。

    遥望着远方波澜起伏的海潮、逆风飞翔的海鸟,一片雪白的云端中,长山列岛若隐若现,犹如一串最美丽的珍珠一般,丹崖下海潮如雷,一阵紧似一阵,如在梦中仙境,心胸豁然开朗起来。

    路遥笑道:“只可惜啊,我们只能欣赏到海境,却看不到日出了,否则的话,更是让人留恋忘返哪!”

    “真是仙境,为什么我们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可以欣赏到海市蜃楼,见识一下空中楼阁,凌空欲飞的感觉啊!”

    “那就要看运气了,就算是本地人,想要看倒也不容易!”路遥笑道:“就拿我来说,也不过只看到了一次而已!”

    “咦?这是什么东西?”玉名捡起脚下的一件东西,形状彷佛古代的令牌一般,灰白的颜色颇有些奇怪。

    “是什么材料的?”路遥哈哈一笑,也不顾周围众人奇怪的目光,“说不定是个宝贝,那我们就发财了!”

    玉名忍不住心头的好奇,用那个令牌往墙上一碰,发出了沉闷的声音,“不是金属的,估计是谁的恶作剧吧,弄一块石头乱刻一番,就等我们这些无聊的人……”

    “哎!别说废话,你的运气来了!”路遥打断了玉名的话,“快看那里!”

    玉名望着路遥黝黑的脸庞,后者那虔诚的表情在剎那间震撼了他;顺着路遥看的方向望去,天空中产生了一阵奇异的扭曲,一道红光从天际闪过,越来越亮,光芒在不断的伸展着,颜色也在不断的变幻,从红色到紫色,到绿色,到橙色,彷佛一个蒙面的美女逐渐的揭开了面纱一般。

    在完全空虚的天空中,逐渐的出现了亭台楼阁,越来越清晰,山石如画,亭台如镜,楼阁如空,彷佛从虚无中飘来了阵阵醉人的丝竹声。

    玉名已经完全被震撼住,如此超越了想象的景色已经使他心中一片空虚,在眼前的幻象中,彷佛最动人的心中仙子翩翩起舞,断断续续、若隐若现的仙家胜地充满了无尽的诱惑,玉名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观澜厅的窗口,在所有人迷醉的时候,一步跨了上去,嘴角挂起了一抹激动的笑容,竟然没有丝毫犹豫的……向下跳去。

    “玉名,你搞什么?”最先发现了玉名异常的是路遥,尽管海市蜃楼十年九不遇,但是自小生长在本地的路遥仍然还保持着一丝清醒,发现了玉名那奇异的笑容还有古怪的动作,路遥直觉的喊了一句,然后冲到了窗口,一把抓住玉名还挥舞在半空中的胳膊。

    因为路遥那震耳欲聋的吼声,所有沉浸在空中楼阁的人都被惊醒,望着窗口那惊心动魄的景况,所有的人都冲了过去,拉手的拉手,抓衣服的抓衣服,很快就将昏迷的玉名拉了上来,脱离危险的地方。

    “快把他背下去,送到医院!”一个中年人喊道:“他一定被什么给迷惑了,精神处于失常状态,快点!”

    听到了中年人的话,路遥刚想要抓住兄弟的衣服,好背下阁楼,却发现,早有一个健壮的年轻人已经将玉名背负起来,迈开大步冲出了观澜厅。

    捡起了地上玉名丢掉的那块石头,路遥苦笑起来,自己的兄弟竟然要别人送去医院,或许现在还是好人要多一些吧。

    回头望了一下空中仍然在不停变换的楼阁,路遥心中一阵奇怪,海市蜃楼虽然少见,但是并非百年不遇,没有道理玉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啊!

    忍不住心中的疑惑,路遥没有跟随其他人走出观澜厅,而是走到了窗口,伸长了脖子向下面望去,丹崖之下,汹涌澎湃的波涛彷佛愤怒的野兽一般拍击着礁石,发出了震天的声响,耸耸肩膀,路遥收回了伸出窗外的头,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啊!

    慢慢的抬头,望着天空,原来那神秘如梦幻般的楼阁已化做点点星光,逐渐的消失在天空中、沙滩上、楼台上、街道上,所有的人都仍然矗立着,期望可以再看见一次如此壮观、如此美妙的景色。

    或许是天气的变化,或许是上天的体恤,或许是仙人的恶作剧,又或许是……,终于在长岛上方又出现了一道极为明亮的光线,飞快的扩张开来,形成了五颜六色的光带,那梦境一般的美丽再一次呈现在人们的眼睛里。

    路遥全然忘记了自己的兄弟玉名,也忘记了身边所有的事情,只是直直的望着天空,梦幻的仙境中,彷佛出现了仙子的轻歌曼舞,美妙又充满了诱惑,路遥的精神已经完全的被吸引了,浑然不知自己正在慢慢的向着窗口的方向移动着。

    原本在观澜厅中的游客都跟随着背负玉名的那个年轻人出去了,没有人会注意到,在观澜厅中,居然还有一个人,也受到了诱惑,彷佛一个没有了灵魂的躯壳正在走向毁灭。

    一只脚踏上了窗台,路遥脸上带着幸福的笑意,彷佛在天空的那一边,有什么无比美丽的事物正在召唤着他,让他没有任何的迟疑,没有任何的犹豫,另一只脚终于也踏上了观澜厅的窗台,整个人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从高高的楼阁上垂直的落到了海里,没有人发现,也没有人会去注意,因为天空的景色那么美丽,那么充满了吸引力。

    没有了灵魂的躯壳落到了海水中,溅起了一波浪花,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天空中的幻境似乎也完成了它的使命,若断若续、若隐若现的,释放着最后的美丽。漫天丝竹清新悦耳,雪白的云彩逐渐的遮掩了那胜似仙境的空中楼阁,让人不禁叹息,如此美境只有数十分钟而已,又哪里有人会注意到,还有一个躯壳会自己跳到了海里。

    新闻报导,二○一二年,山东蓬莱市出现了罕见的海市蜃楼,历时长达一○二分钟,先后两次出现了美丽绝伦的空中景色;尤其让人不解的是,此次的空中楼阁完全没有附近景色的影子,有关方面认为,这次的光线折射,距离非常之远,所出现的景物并非附近所有。

    因观赏空中楼阁而出现了数起事故,更有几十人因为空中的景色而精神失常……


    彷佛从睡梦中醒来,路遥晃动着脑袋,感觉身体一阵难受,彷佛全身的骨头都散架了一般,脑子里一片昏沉。

    望着身边的沙滩,还有耳边那清晰的海潮声,路遥这才回忆起来,自己好像是应该在蓬莱阁的观澜厅才对,当时的自己正在观看着蓬莱仙境的空中楼阁,似乎在那一瞬间,自己看到了心目中最向往的仙子,然后就是一阵迷惑,再往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望着身上已经干燥、但是还带着盐碱的衣服,那层层的褶皱似乎在嘲笑着什么,路遥一阵苦笑,看起来,自己应该是从丹崖上跳了下来,结果掉到了海水中,被海浪冲到了岸边。

    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路遥揉揉后脑,慢慢站起身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让他忍不住呻吟起来,又一屁股坐到了沙滩上。

    望着依山傍海的处境,路遥苦笑起来,也不知道自己被海浪送到了什么地方。远处传来了海鸟清脆的鸣声,路遥长长的呼吸起来,慢慢的撑起身体,摇晃着站在海滩上,开始寻找自己的手机;毕竟在这陌生的环境里,饥饿疲劳的自己,是没有希望可以独自走出去的!

    手放在口袋上,路遥脸色猛的一变,这才低下头来,望着自己身上那破破烂烂的衣衫,忍不住苦笑起来,仰望着蓝天,路遥狂吼道:“老天真的要亡我乎?这里除了海就是山,难道要我重新跳到海里,让海浪再送我一次?是不是非要把我送到阴间你才甘心啊?”

    路遥几近疯狂的怒吼着,浑然没有发现,在不远的山峰上,慢慢的腾起一阵金黄色的光彩,随即直冲天际。

    而几乎就在同时,在海面上也升起了一团湛蓝色光芒,迅速的将海面笼罩起来,彷佛浓雾一般想要将广阔无垠的大海吞噬掉。

    海水开始猛烈的翻腾起来,犹如沸水一般,一浪高过一浪的海潮冲击着岸边,汹涌的浪花犹如饥饿的野兽一般,冲向了沙滩。

    路遥终于有些清醒了,小心翼翼的望着海面,一个巨大的白色从海水中冲天而起,直到数十米高才停顿下来,附近方圆数里之内犹如下了一场暴雨,岸边目瞪口呆的路遥立刻成了落汤鸡一般,浑身再次湿透。

    路遥发现自己竟然没有惊叫出来,或许是已经经历了一次由生到死再到生的转变,所有的事情都已经不能让他感觉到惊讶了,只是瞪大一双眼睛,狠狠的望着那停留在半空中的巨大白色身影。

    在湛蓝明亮的光芒依托下,那长长的身体竟然绵延数里长,银色的鳞片映着日光,向四面散发着强烈耀眼的白色,彷佛千万个碎裂的镜子在反射着阳光。

    路遥竟然无法直视那巨大雄伟的身躯,只能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心中反而犹豫起来,如此巨大壮观的场面,按照国家的能力来说,很快就会发现这里的不寻常,那么自己就有很大的机会可以得到援救,但是转而一想,如果那怪物是吃人的话,自己的下场……

    路遥忍不住在心里祈祷起来,从玉皇大帝到观世音菩萨,从如来佛祖到上帝耶酥,从太上老君到齐天大圣,总之只要心里还记得的神仙系列,路遥通通求了个遍,只希望那个看不清楚长相的巨大家伙是个吃素的,会很好心的放自己一马。

    一连串高昂嘹亮的啸声从海边的山峰上传来,路遥转过了方向,一道诱人的金黄色直冲天际,尽管路遥非常想要看清楚,那金光之中到底隐藏着什么神秘的物事。

    但是那刺眼的金色光芒却让他不得不沮丧的闭上眼睛,只能在心里暗暗的考虑着,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

    在那嘹亮的啸声落下之际,另一声浑厚苍茫的吼声却又响起,如同炸雷一般,从天边翻翻滚滚而来。只让路遥头脑一阵昏眩,胸口气血疯狂的窜动起来,脸色登时一片潮红,踉跄的退了几步,竟然被那苍茫如雷一般的声音震倒在地。

    剧烈的金色光芒中,一只火红色的大鸟冲天而起,伸展着长长的羽翼,翅膀上那飞溅的火花划破了天空,金光逐渐的消退,火红的颜色照亮了整个天空,竟然比天上的太阳更加耀眼、更加壮观。

    “天!这只鸟有三条腿,浑身火焰,应该不是凤凰!”路遥用力的揉着眼睛,忽然想到了神话里的一种动物,不,不应该叫做动物,应该叫神的,“难道是金乌鸟?那……”

    路遥忽然想到了海里的那个东西,“那边的,应该不会是……龙?”路遥小心的转过了身体,瞇着眼睛,那绵延数里的身体、盘旋在空中的雄姿,健壮的利爪、威武的模样,不是龙又是什么?

    “是不是天要塌了?”路遥感觉自己头皮一阵发麻,如果不是天要塌掉的话,又怎么可能看到这两种东西呢?

    在路遥困惑的瞬间,两只只有传说中才能出现的神一样的动物开始了牠们的动作。金乌首先发动了攻击,漫天的火焰彷佛从虚空中突然出现的一般,形成了千万道燃烧的流星,直冲着海洋上方的对手飞去。

    飞舞在空中的火花似乎在欢快的跳跃着,无数的火焰在尽情的展现着动人的姿态,让人沉浸在这震撼的美丽中,丝毫感觉不到那其中所隐藏的无尽的威力。

    在金乌发动了攻击之后,蓝色的巨龙也立刻施展自己的本领,海水中彷佛受到什么无可抗拒的力量,轰然一声,在大海中升起了一道厚厚的水壁,直冲天际。在路遥看来,那巨大的水壁比自己见过的最壮观的瀑布更壮观百倍,流动的水壁彷佛有生命一般,稳稳的铺展在蓝色巨龙的前方。

    火焰的流星划破了蔚蓝的天色,冲到了那流动的水壁上,没有像路遥想像的那种巨大的声音,也没有震撼的场面,彷佛在播放无声的动画一般,火流星和水壁同时爆裂开来,化做天地间无数晶莹的水珠还有那闪耀的火花。

    蓦然间,蓝色的巨龙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声,天空中突然布满了乌云,雷声大作。从大海中升起了一条粗大的水柱;在龙的力量下,水柱越来越粗、越来越高。

    在水柱的外表,一条旋转的浪花彷佛在雕刻着,给水柱刻上了美丽的花纹。慢慢的,在路遥的眼前,那巨大的水柱终于离开了水面,在浪花的雕刻下,一条完全由海水形成的巨龙在海洋的上空威武的盘旋着,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啸声,向着远方的金乌冲去。金乌似乎对此没有什么好的方法,只是张开了双翅,浑身爆发出剧烈的金光,天空的乌云陡然之间散开,明亮的阳光洒落大地,受到了阳光的照耀,金乌浑身金光大盛。

    在水龙冲到之前,向着天空奋翅而起,任凭那绵延百里的水龙撞击在巍峨的山峰上。山峰在水龙的撞击下,发出了不堪承受的声音,巨大的轰隆声绵延不绝,天地之间,顿时充满了山石和水滴。

    面对着这比天地变化更恐怖的场面,路遥只能无助的抱头伏在地上,心中虔诚的祈祷着,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的性命。

    望着下面那已经小了一号的水龙,金乌似乎厌烦了这种战斗的方式,冲天清啸一声,浑身炽热的火焰在剎那间明亮起来,数千米的巨大翅膀在天空中伸展着,彷佛一个活动的火球一般,直冲海面上的蓝色巨龙而去。

    海面上顿时一阵热气腾腾,翻起了无数的鱼白,金乌散发的巨大热力竟然让整个海面都沸腾了。发现自己的领地受到了挑战,蓝色的巨龙发出了愤怒的咆哮,藏在云端中的身体倏忽之间闪露出来,天地之间,顷刻飘起了雪白,空气骤然变得寒冷起来。

    路遥终于忍耐不住了,那时而火热、时而冰冷的感觉让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动作,整个身体彷佛已经脱离了控制。

    那种完全操纵了大自然的威力完全不是弱小的他可以抵抗的,在两个神话中无敌的神兽的战斗下,路遥只能够无助的用怒吼来发泄心中的郁闷和恐惧。

    只可惜天空中的两个巨大的家伙仍然在继续着,显然牠们根本就没有发现海边还有一个小小的黑点,在用那微不可闻的声音抱怨着牠们的动作。天空的战斗仍然在继续着,水与火的争夺也在不停的升级,越来越猛烈。

    整个天空在那无法想象的战斗中,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彩,蔚蓝的天空时而布满了乌云,时而充满了明亮的阳光,辉煌的色彩在天空中流动着,彷佛深秋的飞蛾,骄傲的展现着自己美丽的身段。

    望着天空中,那一蓝一红两个仍然在战斗的巨大身影,路遥忍不住一阵奇怪,为什么这里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而没有任何人发现这里的异常呢?难道……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