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游笔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女频言情 > 见野

见野

宁雨沉著

女频言情连载中

【已签约实体书】夏绾绾在厂子里拧了二十年螺丝猝死了,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 只是,上一世的厂长儿子怎么会出现在她这一世里啊? …… 一中大魔王江野,也不知怎么就对夏绾绾来了兴趣。 所有人都觉得夏绾绾是得罪了江野,接下来日子不能好过。 终于有一天,江野和夏绾绾吵的不可开交,江野把夏绾绾拉进了胡同里。 大家表示:夏绾绾死定了!夏绾绾也这么认为。 谁知,江野竟垂着眉眼看着她,压低嗓音,一脸倔强不服输的说着:“老子错了,给个机会,别生气了,好不好?” “……” “要不老子给你撒个娇,你原谅我?” 【男女主皆成长向,无金手指】

主角:夏绾绾江野更新:2024-03-04 11:26:26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绾绾江野的女频言情小说《见野》,由网络作家“宁雨沉”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已签约实体书】夏绾绾在厂子里拧了二十年螺丝猝死了,没想到,她竟然重生了。 只是,上一世的厂长儿子怎么会出现在她这一世里啊? …… 一中大魔王江野,也不知怎么就对夏绾绾来了兴趣。 所有人都觉得夏绾绾是得罪了江野,接下来日子不能好过。 终于有一天,江野和夏绾绾吵的不可开交,江野把夏绾绾拉进了胡同里。 大家表示:夏绾绾死定了!夏绾绾也这么认为。 谁知,江野竟垂着眉眼看着她,压低嗓音,一脸倔强不服输的说着:“老子错了,给个机会,别生气了,好不好?” “……” “要不老子给你撒个娇,你原谅我?” 【男女主皆成长向,无金手指】

《见野》精彩片段

辰州八月,烈日当头。

六十多平的家属楼里,餐桌上坐着四个人,穿着白色背心的父亲夏成阳,粉色被洗的发白裙子的母亲安丽,一身名牌的弟弟夏禾,几十块地摊货的夏绾绾。

角落里的破旧风扇发着“吱嘎”的声音,吹出来的风都是黏热的。

夏成阳夹了个鸡腿给夏禾,冲着夏绾绾没好气的说着:“学校已经同意你休学了,我托人给你找了个工作,每个月一千五,管吃住,明天你就进厂。”

夏绾绾的手一哆嗦。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她重生了。

上一世的夏绾绾,是个奖杯拿到手软的三好学生,就是今天听了夏成阳的话,她十七岁就休学打工帮家里分担经济问题了。

结果在工厂拧了二十年螺丝,因为劳累过度,猝死了。

她一生碌碌无为,没学历、没男人、没房没车没钱,“惨”字根本无法形容她的上一世!

没想到老天竟然给了她再来一次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完成学业,追逐梦想,绝不妥协!

“好,听爸爸的。”夏绾绾微微笑,声音细软好听,一双好看的眸子会说话似的,乖巧的应下了。

可心底,却早已风雨欲来。

夏成阳满意的点着头,不忘将餐盘里的几个鸡腿都夹给夏禾。

安丽瞧着自家女儿,有话在嘴边,可看看夏成阳,又吞下了。

夏禾将碗中的一个鸡腿夹给夏绾绾,鸡腿还没到她碗里,半路就被夏成阳又送回了夏禾的碗里,他语气平静,“你正长身体,多吃点,你姐不用。”

夏禾没说话,坚定的将鸡腿夹给夏绾绾,不忘看了一眼夏成阳。

夏绾绾看着碗中凸凹的鸡腿,心里格外的酸涩。

上一世她太蠢,一直以为夏成阳只是粗心大意,对她不上心而已。

直到她都没钱吃饭了,他还逼着她准备二十万给夏禾买车时,她才醒悟过来。

身为父亲,他从未爱过他的女儿。

-

次日一早。

夏绾绾拖着行李箱站在家属楼门口,她仰着脸,看着五楼的旧窗户,心里没有一点眷恋。

校方这一年给她申请了去沈城读高中的名额,奶奶和小叔都做好迎接她的准备了,结果她放弃了,这一世,她不会了!

头可破,血可流,唯有读书不可辜负!

五楼的某个小窗口,夏禾看着夏绾绾的背影,垂下睫毛,他轻声呢喃,“早该走了。”

-

通往沈城的G8001趟高铁上,人声鼎沸,空调吹的人发冷。

“沈城一高中篮球队连续三年与校篮球联赛总冠军失之交臂后,队长江野在镜头前宣告:从今日起退队,以后都不会再打篮球了。”

靠窗位置上,夏绾绾一手撑着脸,一手拿着手机,抖音里正放着一高中江野在总决赛上打球的视频片段。

少年身着黑色球服在球场肆意奔跑,嚣张抢断对手的球得到球权后,三分线外完美抛投,将两队分差拉到最小。

镜头拉近,少年扬起嘴角,蓝灰色的头发,清秀的眉目,狭长的眼,右边眼下一颗泪痣,性感撩人。

再次进球后,他往分数板上望去,眼眸微眯,略显得意。

他撩起球衣擦着脸颊落下的汗珠,腹肌张扬显露,衬得他有几分不羁,惹的全场尖叫声不断,热血至极!

夏绾绾想起了一个词语形容这一刻的江野——意气风发。

只是,片段后伴随着的,又是他在镜头面前说“不再打球”的画面。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身侧的队友和教练脸上露出震惊的表情。

总决赛上最后二十秒,心知肚明不会有奇迹了,他也在积极抢断、奋力奔跑去防守,没有一刻放弃。

现在,他却说不再打球了。

“好可惜……”夏绾绾轻声呢喃着,清甜的声音一阵风就吹散了。

身边过道的位置上,少年脸上盖着的英语书脱落,他本闭着的眼睛缓缓睁开,目光淡淡的朝着身侧女孩儿看过去。

女孩儿一双漂亮的桃花眼又亮又干净,乌黑的头发扎了个利落的马尾,秀气的鼻梁下粉唇紧抿着,那张俊俏的小脸上,五官精致且漂亮。

她身着一件白色衬衫,黑色百褶裙,白色的长袜,配了一双休闲鞋,干干净净。

她轻轻一动,身上便有淡淡的中草药味儿,不难闻,很特别。

江野不自觉的抿了下唇,本黯淡的双眸泛起一抹微光。

女孩儿的皮肤白皙,侧脸很漂亮,睫毛卷翘,这会儿正皱着眉,盯着手机里江野的脸发呆,她觉得,这人有点眼熟。

江野:“……”

但凡抬个头,都能看到手机里的人在身边。

靠!

夏绾绾忽然拍了下大腿,她说怎么莫名觉得这个人熟悉呢!

这不是上一世里,厂长儿子吗?

据说,江野少年时期很叛逆,经常打架被记大过,高考都没能参加,毕业后每天出去和狐朋酒友混日子,最后被断了零花钱送厂改造了。

夏绾绾到现在还记得她第一次见江野的场面。

江野坐在她面前吃饭,她多嘴问了一句:“你也是被你爸妈送来拧螺丝的?”

江野瞥了她一眼,没说话。

夏绾绾露出同情的目光:“同是天涯沦落人,跟我混吧,我现在一天拧螺丝已经能赚六十块了!”

万年不来食堂一次的厂长忽然造访,夏绾绾小声逼逼:“我跟你说,厂长又小气又记仇,千万别得罪她。”

江野抬头,冲着厂长冷冷叫了一声,“妈。”

而后,江野露出同情的目光看向夏绾绾。

夏绾绾:“……”我当着厂长儿子说厂长小气系列。

后来整个厂子的人都知道他是厂长儿子了,无一人不恭维他,只有她每天都在“不经意的”得罪他,为了不被“炒鱿鱼”,对他唯命是从,躲都躲不过这个狗东西。

救命,他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这一世啊??!

“前方到站:沈城北站,请下车的旅客带好行李准备下车。”

高铁上的播报声打断了夏绾绾的回忆。

身侧,江野随着旅客站了起来,他戴好口罩,拉过连帽衫的帽子盖在了鸭舌帽上,遮住了那一头张扬的蓝灰色头发。

夏绾绾一起身就发现了站在她面前的男生。

好高,她看他的时候,要仰头。

厂长儿子好像也这么高。

夏绾绾默默站在他身边,她还没到人家的肩膀。

夏绾绾尴尬的去看行李架,她带了个26寸的大行李箱,上车时是一个热心大哥给她搬上去的。

夏绾绾伸手就要去拉箱子,却没拉动,她上一世的力气,别说螺丝了,拧天灵盖都不在话下。

现在,却连个行李箱都整不下来?

夏绾绾正纠结着要怎么搬下来,那箱子被人一拽、一扛,轻轻松松放在了她脚边。

“不客气。”头顶传来一道男生沉磁的声音。

夏绾绾呼吸一滞,她抬头。

少年整张脸就露出一双眼睛,双眼皮,睫毛浓密还长,眼下一颗泪痣,看着她时眼底泛着慵懒缱绻的神色,巨好看,倒是和江野有几分相似。

拥挤的车厢里,他身子被挤的往她这边靠了些。

他微微低头,白皙且骨节分明的手扶稳她的行李箱,刘海遮住了半边眼,他低着嗓音说:“扶好。”

夏绾绾回过神,匆忙伸手去扶,不小心碰到他的手。

他淡淡抽回,轻轻的看了夏绾绾一眼,夏绾绾却慌得脸红。

她这辈子乃至上辈子,就没碰过一个男人的手,妈的……太惨了!

他走在了夏绾绾的前面下了车,夏绾绾后知后觉自己还没来得及说一声谢谢,待她拖着行李箱下去的时候,他正和几个朋友在前面车厢集合。

少年一件灰色薄款连帽衫,下身一条黑色的长裤。他塞了个耳机进耳朵里,而后双手插兜,整个人松松垮垮的走在最后面,和那个队伍显得有几分不合,却也意外的显眼。

好似想起什么,他忽然转了身。

夏绾绾就站在站台上,目光猝不及防的对视上江野的视线。

微风吹过,发丝扬起,少女眼眸清澈,没有一丝杂质,脸上却多了几分不解。

她看不清江野眼底意味深长的神色,只知道这人好看的过分,周边不少路过的人都去打量他。

江野将她眼里的干净和无措看进心底,口罩下,嘴角微微扬了一瞬。

呆瓜。

“江哥,愣着干嘛,走啊?”前面几个少年叫他。

“嗯。”他淡淡应声,不急不缓的转身走了。

那旁边的同学又追着说:“看到教练的消息了么,他在火锅店等我们。”

这时,夏绾绾在他们衣服后面看到了几个字。

【一中篮球队】

霎时间,站台上的风吹乱了夏绾绾的心。

……

私家车穿梭在大街小巷,八月的沈城闷热的很。

夏绾绾将车窗落下去,看着斑马线上路人行色匆匆,任由热风扑面而来。

“绾绾,你爸之前不是不同意你来沈城读书吗,怎么忽然开窍了?”

夏绾绾趴在车窗上,心飘到了外太空。

所以帮她拿行李箱下来的人,是江野!

“坐几个小时车累坏了吧?小叔带你下馆子去!”

夏绾绾双手撑着脸,脸上的肉都被堆到了眼下,她叹着气。

她到现在还记得上一世被江野支配的恐惧。

难道,她这一世还会和江野有瓜葛?!

驾驶位上,一个五官端正,浓眉大眼,穿着一身潮牌的男人推了推眼镜,一脸惆怅的叫着夏绾绾,“绾绾,小叔和你说话呢,听到没有?”

夏绾绾恍惚,将眸光从窗外收回来,望向面前的男人,睫毛翘起,眼里布满疑惑,嗯?

小叔:“……”

得,这是没听到。

夏绾绾瞧他一脸失望,瞬间眯起笑,嘴角两颗酒窝,甜而乖,“小叔,你又年轻了,果然和你名字一样,常!青!春!”

常青春:“……谢谢您。”

夏绾绾往前靠了靠,一双眼放着光似的,格外认真的吐出一句:“不客气。”

这是夏绾绾的小叔,真名叫夏成雨,因为三十多岁还没结婚,在沈城又是个小风云人物,所以给自己取了个艺名——常青春。

人如其名,想常青春。

-

车子开进一个胡同,茂密的树荫下红砖绿瓦,叫卖声不断。

很快,车子停在了一家餐饮店前。

夏绾绾被常青春拉下了车。

看着热气腾腾似蒸笼的店铺,夏绾绾倒吸了一口气。

夏绾绾:“小叔,好热啊。”

常青春:“小侄女,好吃啊!”

走着吧您!

常青春直接将夏绾绾拉了进去,这店铺上四个大字——老式火锅!

见过这样的吗,三十多度的天,带她吃火锅!

不上火吗?

“小叔,你告诉奶奶我们不在家里吃了吗?”

“嗯嗯,你奶奶去出诊了!得好晚回呢!小侄女,这还有烧烤,来个腰子就蒜不?”常青春翻着菜单,一脸兴奋的问。

夏绾绾:“……”

店铺很大,年代感十足,虽外面大太阳热气腾腾,但店里人还是挺多,还好有空调不是很热。

最右边有一排小包厢,其中一个包厢没关门,里面一群赤着上半身的纹身哥,这会儿喝多了酒大声嚷嚷着。

边上不少人都觉得吵,让服务生解决一下。

可服务生还没开口,就被撵了出来,一个比一个凶。

忽然,包厢门口路过了一抹夏绾绾熟悉的身影。

她看到一个穿着灰色上衣,戴着帽子的男生推开隔壁的包间,进去了。

店员拎着一个老式铜锅上了桌,夏绾绾被常青春喊了一声,她回过神。

“别盯着人家看,容易引火自焚!”常青春提醒夏绾绾。

常青春推了一盘羊肉到铜锅里,十几秒后捞了出来,将一整盘都给了夏绾绾,十分豪气的说着:“多吃点,管够!”

夏绾绾瞧着常青春,不禁吸了吸鼻子。

小叔还是那个小叔,虽然平时有点不靠谱,但不管是上一世还是这一世,都最疼她。

叮——

常青春的手机响了,他抬头,“绾绾,小叔去接个电话,你先吃!”

“嗯。”夏绾绾乖乖点头。

常青春刚出去,旁边的包厢就炸开了锅。

开着门的包厢和隔壁的包厢、以及附近的散客们,骂了起来。

“吃个饭还得看你们脸色了?话还不让说了?我看看是谁让我闭嘴的!”

“这是公共场合,你以为在你家啊!”

“就你事儿多,找打是不是?”

“你打我一下试试!”

砰——的一声,酒瓶落在纹身的男人头顶。

火锅店里安静了三秒,随着一声粗口落下,几个包厢里的人都冲出来打到了一堆,嘴里喊着:“早看你们不顺眼了!!”

火锅店里乱糟糟,菜被扔的满天飞,玻璃瓶碎了一地,几十号人,打的左一堆右一堆。

夏绾绾哪儿见过这种场面啊,她抓起书包,打算出去找常青春。

刚走没两步,肩膀就被撞了一下,有人拉住她的衣领,将她猛地往桌子上推去,脸差点就扑进了火锅里。

两个人打到了她的旁边,她连连后退,很快就被挤进了死角。

夏绾绾往窗外看,试图向小叔求救。

可是常青春脸色沉重的上了车,过了一会儿,竟然开车走了。

走了?!

夏绾绾拍了拍窗户,我去!

小叔,不带这么不靠谱的吧!

夏绾绾的衣服被身后人抓住,就见一个醉的站不直的纹身男一巴掌就要甩上来,夏绾绾的瞳孔瞪大。

忽的,一个铜锅直接扣在了男人的头上。

夏绾绾的手腕忽然被攥住,她被拉入一个温暖的怀中,鼻尖传来一股淡淡的冷香,很好闻,不刺鼻。

那人的手掌有些冰凉,握住她手腕的时候格外用力。

夏绾绾抬眸,看到江野那张脸的时,眼底满是惊讶。

“女孩儿也打?”江野嗓音沉闷沉闷的。

“你他妈谁啊!”男人扑上来。

江野眼底一沉,在他靠近后,直接一脚踢在男人的腹部。

江野将夏绾绾的头摁在怀中,他压低了嗓音,身上散发着冷气,又凶又狠,“你管我是谁,别动我的人!”

夏绾绾心尖轻颤了一下,心里像是被什么包裹着,暖洋洋的。

耳边,传来慌乱的声音:“警察来了,别打了别打了!”

男人一听到警察,浑身一个激灵,开始四处逃窜。

江野扫了一眼门口,好几辆警车并排停下。

他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儿,松开了摁着她脑袋瓜的手,拉着她往后门走。

夏绾绾的脸憋得通红,步伐踉跄的跟着江野,几次撞在他的身上。

后门出去是一条很窄的胡同,前面不远站着几个人,是等江野的。

确定安全后,他松开夏绾绾。

夏绾绾好半天都没回过神,一双桃花眼里还都是恐惧。

江野垂着眼睑望她,少年浓密的睫毛半遮住他那双勾人的双眼,右边眼下的泪痣更性感了。

夏绾绾小心翼翼的后退两步,警惕的看着江野。

四目相对,少女清澈的双眸里满是他的身影,看出她的警惕,江野沉默三秒。

他抬手摁了一下夏绾绾的头,淡淡道:“注意安全。”

见他要走了,夏绾绾连忙上前,忽然揪住江野的衣袖。

衣袖处多了一只白白净净的小手,肌肤接触时,有些温热。

女孩声音软软甜甜的,格外动听,“江野!”

江野身体怔了怔,他最讨厌他的名字,可这一刻从她的嘴里叫出来,竟也让他觉得没那么讨厌了。

他偏过头看她,用着和高铁上一样懒洋洋的语气说:“不用谢。”

夏绾绾一顿,立刻摇摇头。

她是想说,“你……平时,少打架。”

江野眯眼,本无谓的脸上倒也多了几分诧异。

江野往前上了一步,故意往夏绾绾面前靠去,逗她,“怕我受伤啊?”

夏绾绾挺着僵硬的背,摇头晃脑的反驳着:“不是,我是想提醒你,你不要总打架,不然会被送去厂子里拧螺丝的……”

气氛凝固三秒。

胡同里本就窄,又闷热。

夏绾绾这话说完之后,好像更闷了。

夏绾绾本就长得乖,不像是会说谎的小孩,再加上她此时一脸认真的表情。

江野差点就信了。

他前面几个朋友更是笑喷了,其中一个道:“小仙女,你可能还不了解他,他家贼有钱,进厂?不存在的!就是吧,他妈平时凶了点!”

夏绾绾点点头,“恩恩,就是被他妈送进厂子里的!”

“噗嗤……”何川笑的比谁都开心。

江野不由得的多看了夏绾绾一眼,果然,老天从不偏心,长得漂亮的姑娘,脑子一般都有点问题。

夏绾绾瞧着何川,忽然觉得也怪眼熟的。

哦!

她记起来了!

江野在厂子里经常逃工,总有一个朋友乐此不疲的被他骗到厂子里拧螺丝。

就是这个人!

“你别笑,你也要多读书少打架,不然你以后只能被江野骗。”夏绾绾认真脸。

何川和江野对视一眼,两个人都一副看智障的表情看着夏绾绾。

夏绾绾皱眉,不信就算了。

她也是念在江野帮了她两次的份儿上,才告诉江野少打架的!

叮——

夏绾绾的手机响了,看到来电显示,夏绾绾就快哭了。

“呜呜呜,小叔,你干嘛去啦,要不是遇到厂长儿子我差点就交代在火锅店了!”

江野:“……”

“小叔,我马上回火锅店,你等我一下。”夏绾绾左右看去,她刚才怎么出来的来着?

江野好心的指向后门,示意她那里可以回去。

夏绾绾便哭哭啼啼的往里面去,找她的小叔。

何川走过来,手臂搭在江野的肩膀上,二人看着夏绾绾的背影。

何川:“啧,江哥,哪儿来的这么一小傻子?”

江野抿了抿唇,他收回目光,不由得的勾唇笑了一声。

是不太聪明。

但是,挺有意思的。

“江哥,明儿开学了。”何川和江野一前一后的往胡同外走。

何川嘀咕着:“听说我们班要转来新生了,据说,挺漂亮的!”

江野目光冷清的看着,双手插兜,冷声道:“哦,没兴趣。”

……

回家的路上,夏绾绾全程都没理常青春。

常青春直给夏绾绾道歉:“小叔错了,小叔保证没有下一次了,再把你落下来,小叔三十岁之前都找不到老婆!”

夏绾绾看着窗外,双手环胸,气鼓鼓的。

这誓没用,他上辈子四十岁了还单身呢!

车子开到了“幸福里”街道,古老的巷口,红砖绿瓦,许多户人家,烟火气十足。

前行不远处的分岔路口种着一棵参天大树,阳光透过枝叶洋洋洒洒的落下来,四周被衬托的格外惬意。

老树对面,一家不大不小的小医馆飘来阵阵中草药味。

小医馆看着有年头了,几扇绿色的老窗户敞开着,时而一阵微风吹过,窗户传来吱嘎——的声音,很有年代气息。

医馆的门右边挂着一个手写的牌子,【素兰的医馆】

车子停下,常青春直奔医馆,大大咧咧的喊了一声,“妈?”

夏绾绾刚要跟进去,就见已经找了一圈出来的常青春,他手里拿着一瓶老汽水,正将一根吸管插进去,顺便递给夏绾绾,道:“奶奶不在家,估计出诊还没回,小叔先帮你把行李搬进去。”

夏绾绾接过常青春递过来的汽水,乖乖点头,“谢谢小叔。”

走进医馆,一眼就能看到墙壁上挂着的锦旗,展示柜上的奖杯、奖状更是琳琅满目。

靠窗口,是抓药的地方。

再往里,有两张床,用来针灸、拔罐、正骨等治疗。

被子床单都干干净净的,随手一摸,指不染灰尘。

儿时受过奶奶的熏陶,她很热爱中医文化。

她有一次和夏成阳提起她想学中医,得到了夏成阳极力反对,她和夏成阳顶了句嘴,结果她的中医相关书籍、物品,被夏成阳烧的烧,摔的摔。

从此,她的中医梦被扼杀,她再也没碰过这些东西。

“绾绾!”

忽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夏绾绾的思绪。

看到来人,夏绾绾眼睛一亮,“奶奶!”

姜素兰眯着笑,抱住了夏绾绾。

老人穿了一件素色的纱裙,一张面容十分和善,看着夏绾绾的时候满脸洋溢着幸福。

虽六十岁了,却风采依然。

姜素兰拉着夏绾绾往医馆后院去,看着自己的小孙女,她是越看越喜欢,“可算把你盼来了!奶奶都想你了!”

夏绾绾抱着姜素兰,心里格外的酸涩。

“绾绾,来沈城读书就对了!你爸终于开窍了!”

夏绾绾垂着头,她没好意思说,她是偷偷跑出来的。

“奶奶,以后要给你添麻烦了。”夏绾绾柔声说着。

姜素兰点了一下她的鼻尖,宠溺的很,“说什么麻烦?我可是你奶奶!”

“以后就安心住在这儿,好好读书!对了,我听说今年高二提前开学!我看一下时间——”姜素兰拿出手机,忽然一怔,“哎呀!15号,不就是明天吗?”

姜素兰想起什么,吼着:“成雨啊!你有没有给绾绾取校服回来啊?”

“绾绾,你今天早点休息,明儿叫你小叔送你去学校!”

“好的奶奶~”

回到房间,夏绾绾给常青春发消息:【小叔,明早我自己去,不用送我。】

常青春:【不行,第一天去学校,小叔送你,给你撑腰!】

次日。

夏绾绾身着一中校服站在常青春的门口,看着闷头大睡敲门都敲不醒的小叔,她郁闷的咬了一口包子。

不靠谱!

夏绾绾和奶奶招呼了一声,果断选择自己去上学。

她来时看过地图,出门直走右拐有个短胡同,穿过去就是马路,马路对面左拐是一中,右拐是体校,有个十分钟就到学校了。

她只知道这胡同是小路,离学校近,却不知道这胡同是一中和体校的战斗点,平时根本没人走这条路。

夏绾绾一进胡同,傻眼了。

胡同里两群人打到了一起,嘴里骂着脏话,下手一个比一个凶,地上和墙上都有血渍,恨不得把对方往死里弄!

有战争是常事,但弄这么狠的,她还是第一次见。

夏绾绾后退,打算绕路,却在人群中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那个将男生摁在墙上满身戾气的人,不是江野是谁?

“江野是废物?”

他忽然发声,胡同里的打架声小了一些,他冷着眼,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声音却压的好低,让人莫名有一种压迫感,整个胡同里都显得有几分沉闷。

被抵在墙边的男生显然有些愣神,四周人的动作也都停了下来。

“连续三年输球,说你一句废物怎么了!?”后面有人开口。

江野垂眸,嗤笑了一声,语气淡淡的,“球队是我一个人的?输了全怪我?”

“体校的人就是看你不顺眼,怎么滴吧!”语气嚣张。

江野偏过头,眼角轻挑,而后松开眼前的男生,忽然朝着那人走去。

男生连连往后退了几步,谁不知道江野不止打球猛,打架更是一打十不受一点伤。

“那谁啊?”

“穿一中的校服呢,怎么没见过啊?一中什么时候来这么好看的小姑娘了?”

几个同学泛起了嘀咕,江野的脚步停了一下,他转身,就看到站在胡同口那个和这里格格不入,默默退后的夏绾绾。

夏绾绾穿着一中的校服,白色短袖衬衫,深蓝色的百褶裙。

女孩儿扎了个马尾,绑了个深蓝色蝴蝶结发带,那张乖巧讨喜的脸蛋儿上双眸微闪,整个人又纯又欲,漂亮的不像话。

江野看腻了穿一中校服的妹子,今天看到夏绾绾,心尖忽然颤了一下,只觉得喉咙一紧,胸腔里有些闷,连句话都说不出了。

江野动了动喉结,看到周围男生那如狼似的目光,不自觉的皱了下眉。

夏绾绾刚转身,便被几个走进来的体校男生给拦住了去路,几个人神色幽幽飘荡到夏绾绾的脸上,忽然怔住。

“啧,是怪好看的!”林智双手从兜里掏出来。

江野的目光从夏绾绾的身上移到后面几个人的身上。

“新来的?多大了?”林智弯着腰,语调轻浮,抬起手,正要去碰夏绾绾的腰。

夏绾绾后退两步,一把推开林智的手,将书包放在前面挡住,十分谨慎。

林智噗嗤一笑,“啧!长得漂亮的都喜欢装清高,哥懂。”

“是啊,长得丑的也都像你一样喜欢耍流氓!”夏绾绾瞪着林智,有些奶凶。

林智一顿,哈?

他林智颜值在体校也是出了名的好吧,不过,看在夏绾绾这么好看的份儿上,他勉强压下不满,“还挺有脾气,巧了,我还就喜欢你这种有脾气的。”

林智逼得夏绾绾不停退步,江野长叹了一口气,麻烦……

他脱下校服外套,不耐烦的弹了弹外套上不存在的灰尘,朝着林智那边走去。

林智抬头,发现朝自己走来江野的眼里格外的冷。

江野手中的外套往夏绾绾的头上丢去,夏绾绾只觉得眼前一黑,鼻尖传来淡淡的香,紧接着有林智的哀嚎声传入耳底,“江野你他妈——”

“贱不贱啊?”江野满身戾气的把林智摁在地上,语调里都是讽刺,“回家撒泡尿照照镜子好不好?”

夏绾绾偷偷把衣服往下拉了拉,她看到江野提着林智的衣领,一脸的凶,“不许碰她,听懂了?”

林智欲开口,江野挑眉,“嗯?”他尾音上挑几分,更有压迫感。

“听懂了!”林智自知自己打不过江野,也不吃眼前亏。

江野将林智往地上狠狠一推,林智脑壳贴地,只觉得眼前一黑。

江野起身,拿过夏绾绾头顶的校服外套随意搭在肩上,四目相对,少女那双清澈的双眸里多了几分茫然和无助。

江野看着她的眼沉默了片刻,伸手,修长好看的手握住夏绾绾的手腕,带着夏绾绾出了胡同。

夏绾绾咬着下唇,盯着被江野紧握住的手腕,心底是说不出的滋味。

上一世,从来都没人护着她。

这一世,她竟然被江野护了两次。

“唔——”

夏绾绾只顾着看他的手,没发觉江野脚步停下,她人撞进江野的怀里。

江野垂眸,胸口闷了一下,看着眼前又香又软的女孩儿,不禁绷住了身体,动了下喉结。

夏绾绾迷迷糊糊从江野怀中撤出去,后退两步,慌忙收回手,脸颊缓缓爬上两抹红晕。

江野瞧着她,不自觉的笑了,好好的姑娘,可惜是个满嘴冒傻话的小傻子。

“去一中?”他问。

夏绾绾揉了揉手腕儿,默默点头,很乖很糯,看起来就很好欺负。

“前面,左拐,一中。”他指路。

出了胡同便是幸福里街道,马路两侧绿树茂密,两边古建筑满是店铺,这会儿正值高峰期,人多,车多,氛围感十分强。

夏绾绾抬头,望向江野漆黑的眼眸,“我知道,刚才谢谢你。”

女孩儿声音脆甜脆甜的,就像是,炎炎夏日,忽然咬了一口冰西瓜、喝了一口冰可乐,让人身心愉悦。

江野的心尖好似被什么轻轻拂过,撩的他好不自在。

他抿了下唇,理了一下身上的白衫,莫名来了兴致想逗逗她,“我帮你很多次了吧?就这么谢?”

“不然?”

江野眼眸含笑,眼下那颗泪痣都跟着笑似的,他说:“总要拿出点实际行动吧?”

“嗯……?”实际行动。

夏绾绾偏过头,这路上好多店铺,早餐店、奶茶店等……

“我请你喝奶茶?”夏绾绾仰头看他。

江野:“……”他看起来像是会喜欢那玩意儿的人?

夏绾绾见他沉默,以为他同意了,“你等我一下。”说罢,往奶茶店去。

她要了两杯布丁红豆烧仙草奶茶,加冰。

江野抓了抓蓝灰色的头发,脸上闪过一丝无奈,三秒后,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跟上去,奶茶店的服务生瞧见江野,还愣了一下。

一中的江野,在沈城没几个人不认识,更别说昨天他还上过热搜。

江野向来瞧不起奶茶店,觉得这玩意儿又甜又腻还发胖,每次走到附近看都不看一眼。

今儿怎么……

夏绾绾拿过一杯,递给江野,“喏。”

少女的眼眸干净温柔,不掺杂任何杂质,恰如熠熠生辉的星辰,看的江野心生异样,不由得偏过头去。

江野伸手接过,指尖不巧握到了夏绾绾的手指,软的很。

“我还要去报到,先走了。”夏绾绾摆摆手,不再等江野应声,到斑马线那边过了马路。

江野一手握着奶茶,一手插兜,肩膀上还搭着校服外套。

他看着已经走到马路对面的夏绾绾,不禁挑了挑眉,嘴角噙着一抹笑。

殊不知,手中那杯奶茶,还是个粉色的包装。

路过的同学盯着这般的江野,都有些惊讶。

敢信?

一中的校霸,这会儿拿了个粉色杯子的烧仙草奶茶站在奶茶店门口傻笑。

夏绾绾却倒吸了一口气,不由得紧张。

完蛋了,她好像和江野在一个学校。

她多讨好讨好江野,他会不找自己麻烦吗?

“江哥。”

“看嘛呢?”

肩膀被拍了一下,何川就站在江野的身侧,顺着江野的目光看过去,也没找到什么。

“体校又来找你麻烦了?”

“哪儿来的奶茶啊,你不是最讨厌这东西么?”

“给我喝吧,别浪费了。”

江野收回思绪,将奶茶递过去。

何川接过,笑着问:“谁买的?”

江野偏过头看何川,一脸正经:“说你被骗那个。”

何川沉默了三秒,“火锅店那小丫头?”

“嗯。”

“你怎么遇到她了?”

“她啊,一中的。”江野冲着一中的校门口扬了扬下巴,一身痞气,惹来周边无数小姑娘的打量。

夏日的早上,叫卖声渐渐散去,清新的空气变得有些沉闷起来。

操场上三两个同学围在一起嬉戏,校园里洋溢着青春的味道。

教学楼五楼的长廊里,主任走在夏绾绾的身侧,有些激动的说着:“绾绾,欢迎你来到一中。”

“我不仅是教导主任,还是高二一班的班主任。你是重点生,以后在学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都可以找我。”

夏绾绾微微点头,她手里抱着书,笑的乖巧甜腻,“谢谢老师。”

路过的同学目光直往夏绾绾的身上飘,小姑娘笑起来眼眸弯弯,嘴角两个酒窝,甜的让人沦陷。

几个少年红了脸,转身后步伐加快,嘴里喊着:“卧槽,这妹子有点好看。”

高二一班。

“班里转来一个新同学,大家欢迎一下。”

这天闷热的厉害,教室里的同学都提不起什么精气神。

都高二了还转学,不是被原学校开除就是刺儿头!有啥好欢迎的?

夏绾绾从教室外走进来,她站在讲台上,微微鞠了一躬,“大家好,我是夏绾绾。”

少女音清甜入耳,犹如春风轻轻拂过耳边。

教室里安静了三秒,众人纷纷抬起了头。

大家的目光落在夏绾绾的身上,许久都没移开。

“我好像听说过她诶,听说从小学开始,她就是每年的市级第一,学习贼好!卧槽,她是辰州的重点生啊,怎么转我们沈城来了?”

“所以,这是个学霸?”

“嗯嗯!千万别被她甜甜的外表迷惑了,我们全班同学的脑袋加一起都不如人家一个!”

同学们:“……”

夏绾绾:“……”把她吹的好神。

“你去找个位置坐下吧。”主任笑呵呵的说着。

夏绾绾点点头,她喜欢坐最后排。

后排一整排只有一个位置有人,其余都空着。

夏绾绾就坐到了靠窗的位置上。

前排几个同学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忽然有人问了她一句:“你知道江野吗?”

夏绾绾抬眼,指着自己鼻尖,问她?

同学:“嗯。”

夏绾绾点点头,“知道。”

“江野,一中大魔王,搅屎棍,才高二就被记了三次大过无数次小过的江野,你确定知道?”

夏绾绾觉得,她话里有话。

“难道,江野也是一班的?”夏绾绾斗胆问。

那人点了下头,“没错!”

夏绾绾沉默三秒,“他那么可怕,坐在他旁边的人,岂不是很惨?”

“是啊,所以都没人坐在他旁边!”

前排的妹子一脸沉重的往夏绾绾这边靠来,又要说什么,余光忽然扫向后门,她立刻转过头,翻起了书。

夏绾绾凑过去小声问,“所以哪个倒霉鬼和他同桌啊?”

那妹子压低了头,夏绾绾的身边忽然有一本书砸了下来,砰——的一声。

夏绾绾吓了一跳。

一抬头,就见江野满脸痞笑的看着她,那头蓝灰色的头发衬得他又野又酷。

“hi,同桌。”

夏绾绾看看江野,再看看前排一脸“祝你好运”的女同学。

然后看看自己的位置,呜……

原来这个倒霉鬼是她自己。

怎么回事儿,这一世怎么会和江野有这么多孽缘呀!?

“这么巧啊,转学生?”江野拉过椅子坐下来,懒洋洋的看着夏绾绾。

夏绾绾沉默三秒,而后转过头,露出几颗洁白牙齿,向江野伸出右手:“你好江野同学,我仰慕你很久了!很荣幸和你做同桌!”

江野:“……”

教室里安静了三秒。

班主任推了推眼镜,往最后排看去。

坐在江野前面的何川幽幽转过头,在看到夏绾绾那张脸后,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转学生竟然是她?!

江野睨着夏绾绾,再看她软嫩娇软的手掌,不禁冷笑了一声,闹哪出?

一好学生仰慕他一班里搅屎棍?

狗听了都摇头,直喊离谱。

“丁俊,下课你和绾绾换个座位哈,这节课先这样。”讲台上,班主任冲着第二排的同学说道。

江野抬头看过去,挑眉,嗓音冷清清的,“换座位做什么?她挺仰慕我的。”

夏绾绾老脸一红。

“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好学生,同桌是你,前桌是何川,这课还有的上吗?”老师也没客气,有一说一。

闻声,江野面无表情的踢了一脚何川的椅子,暗搓搓的不爽,“何川,何主任说你是坏学生。”

何川:“……明明是说咱俩的,你咋非要把自己摘出去呢。”

何慧芳扫了江野一眼,没什么脾气的说着:“好了,现在上课,把语文书拿出来。”

夏绾绾翻了书出来,刚铺在课桌上,手肘便被碰了一下。

夏绾绾转过头,江野正对着她,一手撑着脸,没个正行,“没带书,一起看行吗?”

“……”

夏绾绾盯着他那桌子上的漫画书迟疑三秒后,点了下头,把语文书往他那边推了推。

江野看到她往自己这边移了一点,又是那股淡淡的草药味。

别的小姑娘身上都是刺鼻的香水味,只有她身上,是草药味。

江野眸光落到夏绾绾的身上,小姑娘正认真看着黑板,侧面看去鼻梁挺翘,粉唇紧抿着,时而咬咬下唇,纤细好看的手里握着一支笔,她会随便转动几下,但每次都掉到手心。

她肌肤很白,扬起脸时脖颈细又长,一双眼眸亮而清澈,她干净的像张白纸,让他不敢窥探太深。

终于,在江野炙热目光的打量下,夏绾绾发声了,“江野同学,你一直看着我,我会分神的。”

“所以?”江野托腮。

夏绾绾看向他,脸上泛了红,温软的声音多了几分不自在,“不要看我。”

江野笑的痞里痞气的,歪着头故意挑逗她:“不看就不看呗,怎么脸红啊?”

闻声,夏绾绾的耳尖都跟着红了,她哪有……!

江野吊儿郎当的从课桌里翻了本语文书出来,脸上荡起一抹欠揍的笑容。

夏绾绾:“……”晕。

下了课。

丁俊在老师的催促下不情愿的拉着椅子到了后排,“夏绾绾,老师让我跟你换位置!”

夏绾绾刚写好最后一个句号,见丁俊那一脸不情愿,无奈道:“丁俊,你要是——”

江野撑着脸,掀了掀眼皮,打断了夏绾绾的话,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不怕挨揍,就坐过来。”

丁俊被这一眼瞟的浑身凉飕飕的,他有些心塞的看向夏绾绾,磕磕巴巴的开口:“夏……夏同学,你,你还是坐这儿吧,其实江哥除了打架斗殴、扰乱课堂秩序、和同学关系不友好、脾气暴之外,他都、都挺好的!”

夏绾绾:“……”

江野臭着一张脸,冲着丁俊喝了一句:“滚。”

丁俊美滋滋的拖着椅子走了。

不用坐江野旁边,晚上做梦都笑醒了,他刚才提心吊胆一节课呢!

江野挑眉,眸光扫向夏绾绾,少年拖着长调子,懒洋洋的问她:“想挨揍么?”

虽然是在问她,可“嚣张”两个字都写在脑门儿上了,只要她敢出去,她肯定要挨揍!

夏绾绾秒怂,忍住想打他一顿的冲动,讨好的说着:“不换了,同桌大大,求罩。”

夏绾绾眯着笑,乖乖坐下去,暗暗安抚自己。

没关系,就当江野是空气!

她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好好学习!

教室前排,一群人看热闹似的伸着脖子往后瞅,小声逼逼:“哎,你们说江哥和新生什么情况啊?”

“还能什么情况,肯定得罪江野了呗!”

“我看也是,要不然江野干嘛不让她换位置?谁不知道江野不喜欢旁边有人!不然他咋可能自己坐一排?”

“那新生也太惨了吧,刚来就得罪了江野!!这不完犊子了么?”

教室门忽然被拍了一下,一道清冷的女声入了耳:“下节课开学测试,你们准备一下。”

“不是吧,刚开学就测试!”

“学校想让我死直说就行,别总拿测试当借口!!”

讲台上的女生冷嗤一声,又敲了敲黑板,“谁是夏绾绾?”

夏绾绾忽然被点名,不禁抬头看去,讲台上,站着一个黑色长发的女生,一眼扫过去,那张脸有几分冷艳。

她很高很瘦,皮肤很白,气质很独特。

夏绾绾弱弱举手,盯着讲台上的人,有些恍惚。

“我是戚暖。老师让我带你熟悉一下学校,现在。”她言简意赅,一脸冷漠,看起来十分不好相处。

戚暖?

夏绾绾皱了下眉,上一世,好像有个女明星也叫戚暖。

她从网红转型当明星,拍了几部戏后被全网嘲,顶着压力,她磨练演技,步步高升,在娱乐圈拥有了自己的位置,成为了顶流。

可是忽然有一天,微博瘫痪了,她上了热搜第一。

热搜的标题后面跟着一个火红的“爆”字,内容是:【戚暖自杀】

夏绾绾一个激灵,赶紧站了起来,“来了。”

江野堵着夏绾绾的路,夏绾绾暗搓搓的怼了一下江野的腿,示意江野让开。

“求我?”江野故意逗她。

夏绾绾拧眉,顶着一张乖巧的脸蛋儿吐出一句最狠的话:“打死你信不信?”

江野:“……”奶萌奶萌的。

一点都不凶。

就这,能打死谁啊?

江野收回思绪,他舔了舔唇,仰着脸看夏绾绾,目光懒洋洋的,压着声音问她:“好学生,等会儿考试给我抄呗?”

“我给你抄,你就再不逗我了?”夏绾绾一脸认真。

江野点了下头,“嗯”了一声,眼眸含笑。

“好!”夏绾绾答应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