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游笔文学网!手机版

首页 > 全部小说 > 武侠仙侠 > 修仙模拟千万次,我举世无敌

修仙模拟千万次,我举世无敌

想躺平当咸鱼a著

武侠仙侠连载中

【模拟+无敌+腹黑+升级流】李长生穿越到修仙世界,成为一个渔村少年,本以为一生只能与鱼相伴,却没想到,在十八岁生日之际,防沉迷系统解除,修仙模拟器系统开启! 只要有足够的钱,就能无限制进行模拟! 当李长生模拟千万次之后,才发现整个世界都已经被他踩在脚下! 不过这称号是什么鬼? 我可是要成为乘风御剑来的剑仙的! 你们叫我莽金刚?

主角:李长生更新:2024-03-04 11:26:26

继续读书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长生的武侠仙侠小说《修仙模拟千万次,我举世无敌》,由网络作家“想躺平当咸鱼a”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模拟+无敌+腹黑+升级流】李长生穿越到修仙世界,成为一个渔村少年,本以为一生只能与鱼相伴,却没想到,在十八岁生日之际,防沉迷系统解除,修仙模拟器系统开启! 只要有足够的钱,就能无限制进行模拟! 当李长生模拟千万次之后,才发现整个世界都已经被他踩在脚下! 不过这称号是什么鬼? 我可是要成为乘风御剑来的剑仙的! 你们叫我莽金刚?

《修仙模拟千万次,我举世无敌》精彩片段

“李长生,这个月的捕鱼税明天该交了,别让豹爷亲自去找你!”

热闹的集市上,一个泼皮拦住一个渔民打扮的少年,不屑的说道。

周围的人都下意识远离了两人,其他渔民也都是低着头从旁边绕开。

“这位大哥放心,明天捕鱼税一定会按时交上,不会让您难做的。”李长生苦笑道。

他本是蓝星之上一个普通青年,为了救一个横穿马路的小女孩,被车撞飞,穿越到了这个异世界。

传说之中这个世界有日行千里的,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仙人,但李长生是没有见到过的。

他只知道漕帮之中有能以一敌百的武者,这也是漕帮能称霸银月湖数十年,无人能撼动的根基。

漕帮的人占据整个银月湖周边市集,所有渔民不但卖鱼要给漕帮抽走两成的钱,每逢月中还要交上一笔捕鱼税。

他此生的父亲就是因为晚交了一天捕鱼税,遭到掌管这三水渡集市的漕帮小头目豹爷殴打,才落下病根,不到三个月就去世了。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豹爷有着武道修为傍身,虽然只是一个不入流武者,但也不是他一个营养不良的渔夫能对付的。

“如此最好!”

泼皮伸手在李长生脸上拍了拍,满意的点了点头,放任李长生离开。

“我怕是穿越者之中混的最惨的了吧!”

远离漕帮的小泼皮之后,李长生喟然长叹,喃喃道:

别人穿越之后,不是什么长生世家的公子,就是出生王侯世家,最不济也是个富家少爷,而他却只是个苦逼的渔民,在十八岁生日之际,还要为了温饱而拼命打渔。

他也不是没想过去习武改变命运,但奈何武馆入门便需要数十两银子,后期练武更是需要银钱无数,根本不是他一个小渔民承担的。

他倒是在年轻的时候,多方打听得知城东的老瘸子年轻的时候是一个后天武者,现在因为瘸了发挥不出几分实力,因为年纪大了,也没有人雇佣他,只要十两银子,就会传授穷苦人家的人入门武学,巫山城不少习武之人都是出自老瘸子门下。

但十两银子也不是李长生能够承受的。

就在李长生落寞的朝着家中走去的时候。

“叮!”

“检测到宿主已满十八岁,防沉迷系统解除,修仙模拟器激活!”

一道机器声传入李长生的耳中。

而他眼前则是出现一个虚拟面板,上面显示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修仙模拟系统激活。】

【激活赠送一次模拟机会。】

【若是想多次使用,需充值购买次数。】

【充值时,系统将收取百分之二十手续费。】

【检测到宿主有一次模拟机会未使用,是否立即使用修仙模拟器?】

‘这是我的金手指?’

李长生脸上露出狂喜之色!

穿越十八年,金手指终于到账了!

作为一个资深老书虫,他在刚穿越过来的时候,也是期待过激活金手指,但经过十八年的折腾,他本来都放弃了。

没想到金手指在今天激活了!

“不过,这个金手指怎么有一股浓浓的鹅厂风格?”

李长生喃喃道:“不,这金手指比鹅厂还要黑,鹅厂只是想让你充钱,这修仙模拟器连充钱都要收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

“系统,你有什么功能?”李长生心中默问道。

……

没有反应!

‘还是个不智能的系统!’

李长生摇了摇头,不过他倒是没有嫌弃系统的意思,他可是全靠这系统翻身了!

“开始模拟!”

【开始模拟。】

【一天后,你将这个月的捕鱼税上缴给漕帮的豹爷,然后出船去打渔,接连几天,你的收获很少,你很是不满。】

【第九天,你继续出船打渔,午时狂风大作,大雨倾盆,你急忙往回赶,在月亮湾附近的小岛上躲避风雨,意外找到了一株刚刚成熟的锻骨草。】

【你回到集市,深知以自己的实力保不住锻骨草,将锻骨草卖给了漕帮,获得十两银子。】

【入夜,你被豹爷带着一群人潜入家中,抹脖而死!】

【你死了!】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十八岁的修行境界。】

【二,十八岁的修行战斗经验。】

锻骨草可是对后天武者修炼都有极大作用的灵草,上次有人在银月湖这边发现,已经是数十年之前了,没想到他有这个福分,竟然在避雨的时候,找到了一株。

李长生微微皱眉。

他在模拟之中所做出的选择也算是正常选择了,只要他带着锻骨草带上岸,肯定瞒不过漕帮的耳目,只有将锻骨草卖给漕帮,才能换回一条活路。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价值两百两的锻骨草他只得到了十两,还是被漕帮小头目豹爷惦记上了!

“选二。”

李长生低声道。

随着李长生做出选择,一点零星的打渔经验进入李长生的脑海,虽然很少,但李长生能清楚的感受到。

回家!

李长生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回渔村之中他那几间破茅草屋中,在厕所的一个角落,从土中挖出一个一块包裹着什么东西的黑布。

他也不嫌黑布是埋在茅房中的,直接拿了出来。

回到卧室之中,将黑布打开,里面赫然躺着许多碎银子和铜钱。

【检测到宿主身上有银钱,是否立即充值?】

“充值五两银子。”

李长生肉疼道。

他和已经去世的父亲二十来年时间才攒到了十几两银子,大部分还是他此世的父亲留给他娶媳妇儿的,现在一下就去了五两。

【充值成功,余额为4金钱。】

【是否立即使用修仙模拟器?使用一次消耗1金钱。】

‘真是黑啊,这就扣了一次模拟机会。’

李长生心中感叹,但还是毫不犹豫的低声说道:

“开始模拟。”

【模拟开始。】

【第二日,你出门将漕帮的捕鱼税交了,然后在家里养精蓄锐。】

【第八日,你来到月亮湾附近的小岛上寻找锻骨草,一无所获。】

【第九日,风雨大作,雷电交加,在雷电的刺激下,锻骨草舒展开来,你成功得到一株锻骨草,你在周围继续寻找,在百米之外,又找到一株。】

【你带着两株锻骨草来到银月湖深处,将两株锻骨草熬成一锅药粥,一顿吃完,因为你没有习武,气血之力潜伏在体内。】

【第二日,你照常回到市集,将这次得到的鱼获卖了之后,带着所有钱来到黑山城找到老瘸子。】

【你交了十两银子,从老瘸子手中学到了开山拳。。】

【虽然你买不起学习开山拳的药浴,但因为你体内有服用锻骨草沉淀下来的气血之力,你学习起来,一日千里。】

【老瘸子以为你是一名天才,倾囊相授。】

【三个月后,你体内服用锻骨草沉淀的气血之力消耗完,你开山拳才堪堪入门。】

【又一个月后,因为你修行缓慢,老瘸子直接将你赶了出去。】

【你只能回到银月湖,一边打渔一边修炼。】

【四十岁,你终于迈入了武者的门槛,成为了一名后天初期武者,在巫山城也算略有薄名。】

【五十岁,你气血开始衰败,已经没有了再进一步的希望,你选择在巫山城定居,收了几个徒弟。】

【五十七岁,你因为长时间练功,没有使用药浴,留下的暗伤发作,你死了!】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五十七岁的修行境界。】

【二,五十七岁的修行战斗经验。】(ps:相当于一是提升等级,二是提升技能熟练度和战斗经验。)

什么鬼?修炼到五十七岁竟然只是一个后天初期,还因为暗伤发作死了!

李长生微微皱眉,但随即长舒一口气,直接做出了选择!

“选一!”

轰!

一股如如潺潺小溪般的暖流自他的丹田升起,迅速流遍全身,直到半刻钟过去,才缓缓平息下来。

“这就是内力?”

感受着体内强大的力量,李长生猛地一掌拍出。

啪!

陪伴了他十几年的竹床应声而碎。

望着碎裂的竹床,李长生喃喃道:

“终于也是有了自保之力啊!”

等到激动的心平静下来。

李长生才低声道:

“继续模拟!”

【余额不足,余额为3金钱,后天境模拟一次需要10金钱,是否立即充值?】

这……?

淦!

后天境模拟一次,竟然需要十两银子,刚才他充值了五两,现在手上也只剩下十一两了,不过以他现在后天境的实力,想要赚钱,还是很简单的事。

只要不招惹巫山城中几个大势力,倒也可以过得很潇洒了。

“充值十两!”

【充值成功,余额为11金钱。】

【是否立即使用修仙模拟器?模拟一次消耗10金钱。】

‘黑心奸商!’

“使用!”

眼见又被扣掉了二两银子,李长生心在滴血,这二两银子他打渔可要两年多才能攒下来。

【开始模拟。】

【入夜,你潜入漕帮小头目豹爷家里,轻松将豹爷和几个漕帮的泼皮解决掉,在豹爷家里搜出二十多两银子。】

【你处理掉痕迹之后,回到家中。】

【第二天,你带着银子找到老瘸子,跟随老瘸子学习开山拳。】

【第九日,你悄悄回到月亮湾,成功找到两株锻骨草,你没有声张,自己悄悄享用,气血大涨。】

【你回到东城,购买了一个月的药浴加上锻骨草的效果,得到老瘸子的指点,开山拳修行起来很快。】

【十九岁,你在巫山城中定居,刻苦修炼。】

【三十岁,修行进度缓慢,你深知在四十岁之前,不能突破至后天中期,就没有机会了!准备放手一搏,多赚点钱,购买药浴所需的药材。】

【三个月之后,正好城中巨富郑员外招募护送一批物资之人,后天武者的报酬是每人一百两银子,你凭借后天初期的修为,成功加入护卫队。】

【半月之后,你们在迷雾林遭到截杀,数十位黑衣人杀出,郑家护卫队慌忙抵抗,你也被逼出手,你拼死重伤一人,被黑衣人头领一剑枭首。】

【你死了!】

【模拟结束。】

“这个世界真是危险啊!”

李长生微微皱眉,苟在城中就算吃了锻骨草,修行速度还是缓慢,武者一旦错过巅峰时期,气血下滑,就很难再做突破。

而在模拟中唯一一次出城护送物资,还被一群黑衣人给杀了。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三十岁的修行境界。】

【二,三十岁的修行战斗经验。】

“二!”

李长生直接做出了选择,无数他修炼开山拳的功法经验和战斗经验涌入他的脑海,正是这次模拟中十几年修行战斗的经验。

半响后。

李长生才睁开了眼睛,长舒一口气。

此时的他才配得上后天武者这个身份,不再是刚才那个空有一身内力,而不知道如何发挥出来的伪后天武者了!

“既然有了实力,以前想做又没有能力做的事,也该做了!”

李长生望着市集的方向,冷冷道。

……

三水渡市集最东边,一座独立的小院中。

豹爷此时正和几个泼皮坐在院子中,喝酒划拳,好不热闹。

这座院子周围的邻居早就搬走了,根本不敢和漕帮的人住在一起,平时也只有豹爷和他手下几个泼皮在这。

“豹爷,明天就是交税的日子了,等收上来税,你可要带我们去窑子里面去热闹一下,上个月咱们都没有去,我小兄弟都饿瘦了。”

“就是,就是,听说城中窑子里来了几个新人,白白嫩嫩的,就是价格有些贵了!”

豹爷是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汉子,他闻言,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淡淡道:

“你们也知道,管理市集的老堂主下去了,现在正在选新堂主的时候,我也要上下打点,否则等到新堂主上任,这个位置是不是我的还不好说呢!”

“这次带你们逛窑子是不行,不过明天咱们去食为天好好搓一顿还是可以的。”

几个泼皮闻言,眼中都露出喜色,

食为天可是三水渡市集这边最好的酒楼,他们十来人在食为天吃上一顿,怎么也要花上二两银子,若是让他们出钱,一年也拿不出来二两银子。

现在虽然不能去城中享受一番,但能在食为天吃上一顿,也够他们吹上一段时间了。

豹爷眼中不屑之色一闪而过,他就是有钱,也不可能为这群废物花那么多钱。

要去城中享受,也是他一个人!

喝酒还在继续,几个泼皮就已经摇摇晃晃,就连豹爷几杯酒下肚,看人也有点摇摇晃晃了。

“豹爷,你看门口是不是站着一个人?”

一个泼皮转身,摇摇晃晃指着大门的方向醉眼迷离道。

“哟,还真有个人!”

另一个泼皮也是站起身来,摇摇晃晃走到院门口少年身边,指着少年笑道:

“这不是集市上那个打渔的吗?怎么半夜就要来送明日的税钱了?告诉你这次的税钱涨价了,每个人一两……”

“哎!”

不等他说完,就听见门口那个少年口中发出一声轻叹。

嘭!

一拳,泼皮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吃饭的桌子上,将桌子砸的粉碎,没了声息。

少年左手负在身后,慢步朝着几人走来。

这……

经过这一下,几人都是瞬间酒醒了。

“吗的,反了!”

“一个臭打渔的也敢跟我们兄弟动手!”

这些泼皮这些年在集市上可没少见李长生,就算李长生直接出手杀了他们一个兄弟,他们还是认为李长生不算什么。

六七人叫嚣着就朝着李长生冲了过去。

唯有豹爷站在不远处,眼中有狐疑之色闪过,他也算是个练家子,年轻的时候也是在武馆待过的,因为资质差,没有练出什么名堂来,才会加入漕帮,在三水渡集市上称王称霸。

但就算是年轻时候的他,也很难这么轻易将一个成年人一拳打死,并飞五六米远

“裂石。”

随着李长生口中吐出两个字。

嘭!

一声脆响传来,冲上来的六七个泼皮直接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地上,没了声息!

“后天武者!”

“开山拳!”

“你是老瘸子的徒弟?你知不知道得罪我漕帮是什么后果?就算是老瘸子也不敢得罪我漕帮,得罪我漕帮,你唯有死路一条!”

豹爷的脸色终于变了,色厉内荏道。

“聒噪!”

李长生一步踏出。

豹爷脸色大变,转身就朝着围墙翻去,面对一位后天武者,唯有逃回漕帮,才有一线生机。

然而他刚踏出一步,就被李长生一拳砸在后背上。

噗!

豹爷一口鲜血喷出,倒在地上,神情萎靡。

“将你藏得钱交出来,我给你一个痛快。”

李长生一脚踩在豹爷的背上,冷冷道。

“饶命……只要……你不杀我,我将所有银子都给你!”豹爷惊恐万分道。

李长生微微皱眉,右脚抬起,重重踩在豹爷的右手手指上!

“啊!”

豹爷口中发出一声惨叫,差点晕死过去。

五指连心,他能清楚看到,他右手三根手指已经完全变形了。

“说吧,不然等人就轮到其他手指了!”李长生居高临下看着豹爷,冷冷道。

“我说。”豹爷用哀求的眼神看着李长生,“钱全在我卧室床下的箱子中,你可以去看看,只求你给我一个痛快!”

嘭!

李长生猛地一脚踩在豹爷背上,豹爷直接没了声息。

李长生看着满地尸体,喃喃道:

“我以前看书,主角穿越异界,第一次杀人都会吐,而我完全没有这种反应,难道我天生就是冷血的人吗?”

李长生带着从豹爷床底得到了二十七两银子,直接回了家。

豹爷死了,三水渡集市必然会迎来漕帮的调查,不过漕帮的人怎么也不会怀疑到他这个小小渔夫身上。

而且他也准备在找到锻骨草之后,就离开三水渡集市了。

三水渡集市太小,就算是控制了三水渡集市八年的豹爷,也不过攒下了二十多两银子,他想要快速提升实力,一个三水渡集市根本满足不了他!

“充值二十五两银子!”

【充值成功,余额为20金钱。】

【是否立即使用修仙模拟器?使用一次消耗10金钱。】

“使用!”

【十八岁,你在三水渡集市斩杀漕帮小头目豹爷,三水渡集市人人自危,漕帮派出两名后天武者前来调查,但是毫无线索,草草了事。】

【第九日,你来到月亮湾附近的小岛上,你找到三株锻骨草。】

【你将锻骨草服下,实力有所精进。】

【一月后,你来到巫山城,在陈家担任护卫队长,月俸五两银子。】

【三十岁,你在巫山城苦修。】

【四十五岁,陈家三代斩杀了后天巅峰武者沈万山的孙儿,沈万山直接杀上门来,见人就杀,你在陈家后门被发现,被沈万山一刀斩杀!】

【你死了!】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四十五岁的修行境界。】

【二,四十五岁的修行战斗经验。】

‘想安安稳稳修炼也不行!’

李长生微微皱眉,江湖就是如此,有时候你不出去找麻烦,麻烦也会找上门来!

“选一!”

随着李长生做出选择,一股气血之力注入他的丹田,迅速游遍全身,体内的内力也是粗了一圈。

“呼!”

“果然,就算没有提升境界,选择‘一’实力也会有所提升。”

李长生喃喃道:

“蚊子再小也是肉,只要我有足够的钱,就能将实力提升到这个江湖的巅峰,然后开始寻找仙人的踪迹了!”

“武道再强也不是我的梦,唯有长生才是我的梦!”

重活一世,来到有仙人的世界,他怎么甘心在数十年之后,化为一捧黄土?

“再来!”

【开始模拟!】

……

【三个月后,你在威震武馆担任教习,月俸八两。】

【三十九岁,你成功晋升后天武者中期,在威震武馆的月俸也涨到了二十两。】

【四十三岁,银月湖南湾一处小荒岛上传出有先天强者传承的消息,各路高手蜂拥而至,你也过去寻找机缘,被漕帮帮主曹寻一掌打成重伤逃离!】

【你回到巫山城害怕漕帮来找麻烦,连夜逃离。】

【六十五岁,你身上暗伤发作,重病缠身。】

【六十八岁,你死了!】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六十八岁的修行境界。】

【二,六十八岁的修行战斗经验。】

‘银月湖中竟然有先天宗师的传承,不知道现在那道传承还在不在。’

‘而且这个开山拳有问题啊!’

李长生忍不住皱眉,第一次在模拟中学习了开山拳,到了晚年一身病痛,这一次也是,不过到了六十几岁,暗伤才发作。

“不过好在成功踏入后天武者中期了。”

“我选一!”

随着李长生话音落下,一股强大的气血之力注入他的身体之中,体内的经脉直接被粗暴的改造,变得更为粗大,体内的内力更是之前的三倍。

“后天中期终于到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我在巫山城之中是什么水平?”

李长生口中喃喃道。

但随即看向早就四分五裂的竹床,脸上露出苦笑,找来一块木板,放在两个打倒的椅子上,铺上被子,就躺了上去。

……

翌日。

豹爷手下昨日没有来喝酒的两个泼皮来到豹爷家中,就见到了血腥的一幕。

“妈呀!”

“豹爷死了!”

“豹爷死了!”

两人推开门就见到一地的尸体,吓的屁滚尿流,直到逃到三水渡集市上,才缓过神来。

“豹爷死了,豹爷死了!”

“快!”

“赶紧报告漕帮的高手! ”

两个泼皮这才反应过来,朝着漕帮堂口奔去。

……

此时的三水渡集市上已经有了不少人,他们也听见了两个泼皮的喊叫声。

“豹爷死了?”

有人将信将疑道。

“今天可是交捕鱼税的日子,若是……?”

“没用的,死了个豹爷,漕帮也会派其他人来管理三水渡,这税钱……是躲不掉的!”有一个老渔民,抽了一口旱烟,满脸愁苦道。

他从十几岁就在银月湖打渔,到现在已经快三十年了,每个月都给漕帮交税,也交了快三十年。

其余渔民和做生意的人,都沉默了!

……

随着两个泼皮的离去,不一会儿,就来了两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漕帮高手,一路疾驰到了豹爷的住处。

两人翻身下马。

来到院中。

“都是一击致命,唯有刘豹遭到了点折磨。”其中一人沉声说道。

“至少也是后天武者,应该不是针对我漕帮的。”另一个中年武者观察了一遍院子,道:“刘豹在我漕帮算不了什么,若是真要针对我漕帮,也不会选择对刘豹出手,应该是刘豹私底下得罪的人。”

“一个刘豹罢了,没有必要为了他得罪一个未知的后天武者。”

“再派一个人过来吧,若是还是出事再让帮中高手出面处理。”

“好!”

两人就这么直接将这件事定性了,骑着高头大马直接离去。

一位新的漕帮小头目又被安排到了三水渡集市上。

……

一早,李长生就驾着小船来到了银月湖南湾附近。

银月湖连绵一千多里,仅仅南湾附近大大小小的岛屿都有着数十个,这边的都是荒岛,平时也没有什么人登岛。

“看来要一座一座的找了,七日后雷雨天来之前若是没有找到,就先离开吧!”

李长生一脚脚下轻踏渔船,就落在了一座荒岛上。

一连三日,李长生马不停蹄的搜寻了十几座荒岛,也没有找到先天宗师的传承。

直到第四天,在一座很小的荒岛南部一个隐蔽地洞中,终于见到了一具带着淡淡金芒的遗骨,遗骨边上还放着一个包裹。

李长生眼中露出喜色,喃喃道:

“终于还是让我找到了!”

李长生走过去将包裹拿了起来,包裹之中躺着二十九锭银子,都是十两一锭的。

除了银子,还有一本不知道什么材质的书籍和一些早已经没有作用的丹药。

李长生先是将没有作用的丹药丢掉。

然后随手拿起一根木棍,刨出一个坑,将骸骨放了进去,用土掩埋。

朝着小坟包微微躬身一拜,李长生就转身离开了地洞。

回到渔船上。

李长生将装有银两的包裹放下,将仅仅有着五六页的书籍打开。

“得金身诀者,当杀尽药王宗之人!”

翻开书籍,映入眼帘的就是十三个以鲜血书写的血字,可见当时写下这十三个字的人心中是多么痛恨药王宗的人。

李长生往后看去。

“金身诀乃是我金刚门的镇派绝学,修炼到第六层可敌先天巅峰宗师!……”

第二页之上洋洋洒洒数百字,前面大部分都是在介绍金身诀多么强大,修炼到大成之境,更是能以一人之力,力战数位先天宗师,不落下风!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金刚门的前辈修炼金身诀的心得。

而书籍后几页则是记载着七层金身诀的修炼法门和配套的药浴。

根据书中记载,金身诀一层很容易,就算不配合药浴也只需要一年时间就能修炼成功,而第二层配合药浴修炼,正常人修炼也需要三年时间,三层需要十年,四层更是需要三十年时间,五层百年,六层三百年,七层更是需要恐怖的一千五百年时间才能修成,金刚门除了创派祖师之外,没有一人修炼到第七层!

传言金身诀修炼到第七层之后,纵然遇见修仙者,也能一争高下!

“金刚门最为惊艳的七代掌门也是花了七十年时间才将金身诀修炼到第六层,以普通武者的寿命,将金身诀修炼到三层就差不多了,想要踏入第四层,难之又难!”

李长生望着手中的秘籍,眼角露出笑意,喃喃道:

“可惜,我和他们不一样,我是个挂逼,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李长生直接将装有银锭的包裹拿了起来,将两枚银锭放在船上,淡淡道:

“充值二百七十两!”

【充值成功,余额为216金钱,模拟一次消耗10金钱。】

【是否立即使用修仙模拟器?】

‘果然是人无横财不富啊!’

李长生摇头感叹道。

“开始模拟!”

【模拟开始。】

【十八岁,你在银月湖南湾得到金刚门先天武者的遗物。】

【五天后,你在月亮湾附近找到四株锻骨草,你自己吃下三株,苦修数个时辰,实力有所提升。】

【又一天,你来到巫山城,将锻骨草以二百二十两的价格卖给了巫山城宋家。】

【在离开之时,你察觉有人跟踪你,故意显露出后天中期的武道实力,跟踪之人被惊走!】

【三日后,你加入威震武馆,成为一位教习,月俸二十两。】

【十九岁,你一边在威震武馆教弟子,一边苦练金身诀,借助药浴,你终于踏入金身诀第一层。】

【二十二岁,你的金身诀成功踏入第二层。】

【三十二岁,你的金身诀成功踏入第三层。】

【四十五岁,你的气血开始衰败,金身诀修炼进度停滞不前。】

【七十三岁,你老死了!】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七十三岁的修行境界。】

【二,七十三岁的修行战斗经验。】

“什么都没有遭遇,能活到七十三吗?”

李长生喃喃道。

这个世界普通人活到五十已经算长寿了,就算那些富家翁无病无灾活到六十多就算寿终正寝了。

他这次模拟并没有修炼开山拳,而是修炼金身诀,没想到连暗伤都没有发作,而且活到了七十三岁。

“选二。”

随着李长生做出选择,无数修炼金身诀的经验涌入他的脑海,而他的肉身也开始发生变化,周身气血之力翻涌,不一会儿,就平息下来。

李长生拿起放在船上的鱼叉,朝着右手直接叉了下去。

铛!

一声脆响传来。

鱼叉的尖刺应声而断。

‘三层金身诀,普通刀剑就很难伤到我的肉身了,那若是将金身诀提升到七层……!’

想到这,他心中一片火热!

“再来!”

【……四十七岁,你的金身诀成功修炼到四层,七十三岁,你老死了!】

金身诀四层了!

“再来!”

【……你在巫山城苦练金身诀,七十三岁,你老死了!】

【……你在巫山城苦练金身诀,七十三岁,你老死了!】

“选二!”

【……你在巫山城,苦练金身诀,三十九岁,你金身诀修炼到五层。】

【七十九岁,你老死了!】

金身诀五层终于到了。

“武者在四十五岁之后,血气就会下滑,不复巅峰状态,修炼金身诀的速度也会随之变慢,仅仅是修炼第五层的金身诀,就耗费了我三次模拟机会,若不是现在才后天境,想要将金身诀提升上去,不知道要耗费多少银子。”

李长生喃喃道。

而且金身诀修炼到五层,他的寿元竟然也提升了五年,难道金身诀还有着提升寿元的作用?

“再来!”

一鼓作气!

【……你在巫山城苦练金身诀,七十九岁,你老死了!】

……

【……四十岁,你金身诀成功踏入六层之境,八十九岁,你老死了!】

足足消耗了十次模拟机会,金身诀终于六层了!

“选二!”

随着李长生做出选择,一股庞大的血气之力注入他的体内,他整个人宛如一个小太阳一般,血气之力沸腾,渔船周围,无数水蒸汽升腾而起。

过了半个时辰,李长生体内的气血之力,才缓缓平复下来。

此时的李长生形象大变,原本只有一米七的身形,变成了一个一米九的大汉。

本来还合身的衣物,直接被撑爆,露出里面那充满爆发力宛如铁铸一般的肌肉!

他能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力量至少是之前的数百倍,此时的他有一种错觉,就算是面对一位仙人,他也能一拳将其杀死!

李长生知道这是力量暴涨给他带来的错觉,片刻之后,眼神恢复清明。

“金身诀想要提升到七层,需要一千五百年时间,至少需要模拟四十多次才能将金身诀提升上去。”

“只是不知道,我现在的实力在江湖中算什么水平?”

李长生望着眼前平静的湖水,淡淡道:

“先将那几株锻骨草卖了,将金身诀堆上七层再说!”

四日后,午时。

李长生的身影出现在巫山城外,手中还提着一个鱼篓,鱼篓之中装着三株锻骨草。

他现在的目力远非之前可以比拟,但是在岛上还是只找到了四株锻骨草,看来岛上是只有四株,他服用了一株,发现锻骨草虽然算的上不错的大补之物,能增加后天武者的修行速度。

但对血气如龙的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

还不如将这几条锻骨草卖了,将金身诀堆到第七层。

……

宋家在巫山城的名气很大,就算是巫山城最强的漕帮,在面对宋家也要给几分面子。

这一切都是因为宋家老太爷宋谦是一位先天宗师,虽然年岁已大,但只要宋老太爷在一天,宋家就是巫山城的一流势力。

宋府门前。

数个护卫见到一身渔夫打扮的李长生朝着府上径直走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其中一个护卫直接走上前去,拦在了李长生面前,冷冷道:

“干什么的?”

“这里是你们这些打渔的该来的地方吗?赶紧给我滚,不然爷爷不客气了!”

李长生也不恼,淡淡道:

“我是来卖东西的。”

“卖东西?”护卫先是一愣,看都不看李长生鱼篓里面装的是什么,直接笑出声来,“宋家吃的可都是最好的鱼,就凭你打的这几只臭鱼烂虾也想进我宋府的大门?”

“小子,今天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规矩!”

说完,手中长棍就猛地直接朝着李长生砸下!

嘭!

硬木长棍应声而断。

出手的护卫神情一愣,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就感觉一股巨力袭来。

“噗!”

护卫一口鲜血喷出,身子直接飞出去六七米,重重砸在地上。

“自寻死路。”

李长生摇了摇头,他不过就想上门卖个锻骨草,若不是这个护卫下手狠毒,他也不会下狠手。若是常人在护卫这一棍之下,不死也要重伤。

“敢对我动手,给我废了他!”护卫挣扎着爬起来,眼神怨毒的望着场中那道魁梧的身影。

“快来人,有人闹事!”

其余几个护卫见状,根本不敢靠近,只是远远围着李长生,朝着府内呼喊。

他们不过学了几手功夫的人,欺负欺负普通平民百姓还行,但面对真正的练家子,根本不够看的。

李长生只是站在原地,等待着宋府能做主的人出来。

“谁敢上我宋家闹事?”

过了几息,一个身穿锦衣中年男子带着一群护卫从宋府之中冲了出来。

这些护卫和看门的这几个护卫显然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煞气,其中有两个穿着明显不同的护卫有着后天初期的武道修为,而为首的中年锦衣男子更是有着后天中期的武道修为。

刚才被李长生打了的护卫,见到宋管家出来,赶紧连滚带爬的趴在宋管家面前,哭诉道:

“宋管家,你一定要为小的做主啊,此人敢在府门口闹事,分明是不将我宋家放在眼中!”

宋管家微微皱眉,就看见站在宋府大门前,一身渔民打扮的少年,眼中露出错愕之色。

本以为敢来宋家闹事的是一个有些实力的江湖客,却没想到竟然是个愣头青。

不过他还是强忍心中怒气,他不相信真有人不知道他宋家在巫山城的地位,没有一点底气,敢在宋府闹事。

不过,他宋家在巫山城,也没有惧过任何人!

“朋友来我宋府有何贵干?”

宋管家看着李长生,冷冷问道。

李长生也不废话,直接将鱼篓丢给宋管家,淡淡道:

“我来卖锻骨草!”

趴在地上的护卫见状,忍不住冷笑道:“管家,什么锻骨草,我听都没有听过,这个小子分明就是戏耍……”

嘭!

不等护卫说完,宋管家直接一脚将护卫踢飞出去,冷冷道:

“将这个不懂事的废物丢出去,日后他便不是我宋家的护卫了!”

说完,宋管家走到李长生不远处,笑道:

“小兄弟,可否进去详聊?”

“好!”

半刻钟之后,李长生从宋府之中走出,手中多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宋管家给钱倒是豪爽,他报了二百六十两一株锻骨草的价格,宋管家没有丝毫犹豫,直接取来了七百八十两银子给他,还嘱咐他日后若是再找到锻骨草可以再送来宋府,价格不变。

……

出了宋府。

李长生先是去了成衣店,买了一身衣服,然后就直接来到了巫山城最大的青楼倚春楼。

“大爷,里面请。”

在一群莺莺燕燕的簇拥下,李长生进入了一个古色生香的房间之中。

其中一个老鸨打扮的中年女子走到李长生面前,笑道:“大爷,可对姑娘有什么要求?我们这儿的姑娘分为三种,一种是卖艺不卖身的,另一种是卖身不卖艺的,最后一种是卖身又卖艺的。”

“哦?”

李长生将桌子上的茶抿了一口,道:“后面两种价格几何?”

在前世他可是花丛老手,在穿越过来之后,他可是连女孩的小手都没有碰到过,现在既然有机会体验一下传说中的青楼,肯定不能玩素的,那有什么意思?

老鸨微微一笑,道:

“只陪睡的姑娘贵的十五两一晚上,便宜的一两银子一晚上。”

“当然这些都是我们挑选过的姑娘,虽然不敢保证是绝色,但绝对能让公子满意。”

“至于另外一种的姑娘都是我们倚春楼从小培养的,都是色艺双绝,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床笫之间的功夫也是无可挑剔,价格自然要贵一些,二十到五十两银子可以陪公子一个晚上。”

……

这尼玛是金镶玉啊?他以前累死累活一年都攒不下一两银子,现在来一趟倚春楼,最便宜的都要一两银子一晚上?

贵的竟然要五十两银子,这都够在巫山城买下数个姑娘,想怎么耍怎么耍了!

“将你所说的色艺双绝的姑娘带上来吧!”

李长生有些肉痛,但还是将四个十两的银锭放在桌子上。

今日大出血,也要圆自己穿越过来的一个小愿望。

老鸨闻言,脸上露出喜色,城中大家族子弟她基本都认识,本以为眼前这个少年会花上几两银子,没想到竟然出手如此大方。

不一会儿,十几个姑娘就来到了房间。

看着眼前十几个姑娘,李长生心中有些失望,这些女人虽然长得都不错,但久经风尘,过于轻佻,少了一些良家姑娘有的味道。

“就她吧!”

李长生指了指其中站在最左侧的白衣女子,这个女子看上去不过十七八岁,长相极美,五官十分精致,就算是放在前世,也是妥妥女神级别的存在。

最重要的是,这个女子,身上没有房间中其他女人身上的风尘气息。

“公子,小清还是第一次出来接客,价格可能要高点儿!”

老鸨眼前一亮,道。

“哦?”

“要多少银子?”

老鸨伸出两个手指,笑道:“只要二百两,您就能抱得美人归了!”

“小清可是大家闺秀,若不是家道中落,怎么可能走到这一步?这些年我可是没人其他男人碰小清一个手指头哦!”

竟然还是个雏儿?

李长生眼中露出诧异之色,随即就将二十枚银锭丢给老鸨,淡淡道:

“就她了!”

老鸨接过银锭,满脸笑意将其他姑娘赶了出去,抱着白清儿使了个眼色,道:

“清儿,你可一定要陪好公子 啊!”

在老鸨等人离开房间之后。

李长生就感觉到那名叫小清的女子,从背后抱住了自己,一对惊人的柔软贴在自己的背上,小嘴在他耳边,吐气如兰,

“公子,天色不早了!”

???

说好的色艺双绝呢?

说好的是个雏儿呢?

不过李长生并没抗拒,直接转身,将她抱了起来,朝着床边走去。

……

而就在李长生辛勤劳作的时候。

一道被黑袍笼罩全身的身影,从漕帮总部后门进入了漕帮总部,一路畅通无阻,来到了漕帮少帮主曹寻所在的院子。

见到站在院子中背对着自己的曹寻,黑袍人连忙恭声道:

“少帮主!”

黑袍人褪去黑袍,露出本来面目,正是白天李长生遇见过的宋管家。

若是有人见到这一幕,定会惊掉下巴,在宋家也能排进前十的宋管家竟然是漕帮的暗子。

宋家和漕帮明面上和和气气,但巫山城的人都知道,漕帮和宋家之间小动作不断,已经摩擦了近二十年。

就是因为双方都有先天宗师坐镇,谁都奈何不了谁,所以才比较克制。

“那个老家伙怎么样了?”

曹寻负手站在院子中,眼皮微抬。

“少帮主,我本来已经一个月没有见到宋正午那老东西了,但今日有人上门卖了三株锻骨草,我借此机会,见到了那老东西一面,那老东西状态已经大不如前,怕是时日无多了!”

宋管家连忙说道:

“中了噬心散的毒,纵然他是先天宗师,也定然抗不过三个月,现在距离宋正午那老东西中毒已经半个月了,相信要不了多久,我漕帮就能一统巫山城!”

“嗯!”

曹寻微微点头,转过身来,望向宋管家,淡淡道:“你刚才所说的锻骨草是怎么回事?”

“这东西对现在的我修炼都有益处,可知是什么人抓到的?”

宋管家摇了摇头道:“我也知道锻骨草对少主您修炼有益处,但当时很多人都看见了锻骨草,我也不好将锻骨草拿回来给您,不过捕鱼的那小子我派人跟着的,现在就在倚春楼之中。”

“既然他能一次性捕捉到三株锻骨草,估计是找到了锻骨草生长之地。”

“一般有锻骨草生长之地,都不止几株,是否要我找人将他绑来?”

曹寻摇了摇头,“此人刚卖出锻骨草,宋家的人恐怕也在关注他,若是此时你暴露了,会对之后的计划有影响。等会儿我找人去将他绑来,你继续回去盯着宋正午的身体情况,一旦宋家有撤离的心思,立刻过来告诉我!”

说完,曹寻就摆了摆手。

“是!”

宋管家躬身退出院子,然后重新用黑袍将自己笼罩起来,从后门离开。

……

一个时辰后。

倚春楼。

房间中。

女子的衣服散落了一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莫名的味道,白清儿已经沉沉睡去。

而李长生已经将裤子穿好,坐在桌子前,心中默念:

“充值六百两!”

【充值成功,余额为556金钱。】

【是否立即使用修仙模拟器?使用一次消耗10金钱。】

“使用!”

李长生没有任何犹豫。

【开始模拟。】

【十八岁,你将三株锻骨草鱼卖给了宋家。】

【半夜,漕帮的一位后天武者带着十几人找到倚春楼,想要将你抓回漕帮,你悍然出手,将漕帮的人斩杀!】

【清晨,漕帮少主曹寻带着数位漕帮后天武者找到你,仅仅三招,你就将漕帮少帮主在内的六位后天武者斩杀,名震巫山城。】

【三日后,漕帮帮主曹正为报子仇,在巫山城外挑战你,你答应了,你展现出极强的炼体修为,三招将漕帮帮主曹正锤死,接管漕帮。】

【一月后,你的事迹传遍巫山城周围,得名号莽金刚!】

莽金刚是什么鬼?

【三月后,先天中期宗师刘玉和上门挑战,你三招将其击败,齐国江湖中人将你排在齐国先天宗师榜第三十。】

【莽金刚之名闻名齐国江湖,无数人上门挑战!】

【你不胜其烦,带着从漕帮得到的金钱,选择前往落日城隐姓埋名,苦修金身诀。】

【三十岁,你被药王宗五位先天巅峰宗师找到,诛杀于落日城。】

【你死了!】

药王宗!

李长生微微皱眉。

看来金刚门与药王宗之间的仇恨不小,他这次隐居在落日城十几年之后,竟然还是被药王宗的人找到,而且药王宗竟然一次性出现了五位先天巅峰的宗师!

而雄霸一城的漕帮帮主,也不过是一位先天初期武者而已。

最重要的是,‘莽金刚’这个称呼是什么鬼?要知道他以后的梦想可是成为御剑西来,飘然若仙的剑仙的人?

‘不行,以后金身诀还是要尽量少用!’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三十岁的修行境界。】

【二,三十岁的修行战斗经验。】

“二!”

……

“再来!”

【开始模拟。】

【十八岁,你在解决掉漕帮少主派来抓你的人之后,直接离开了巫山城,躲在落日城,苦修金身诀。】

……

【……八十九岁,你老死了!】

……

【八十九岁,你老死了!】

……

【……四十三岁,你成功将金身诀修炼到第七层,你决定出关,寻找提升内力的武功。】

【四十五岁,你将天水门少门主绑架,换到了完整的秋水功。】

【你闭关苦修秋水功,五十六岁,你成功修炼到后天武者后期。】

【九十九岁,你老死了!】

金身诀七层了!

李长生睁开眼,眼中尽是笑意。

这次他足足模拟了五十四次,才将金身诀修炼到七层!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九十九岁的修行境界。】

【二,九十九岁的修行战斗经验。】

“我选二!”

随着李长生做出选择,他的身体仿佛有什么瓶颈被打破了一般,气血之力翻涌,血液在他体内流动,发出宛如万马奔腾的声音,将正在睡觉的小清都惊醒。

而他的脑海之中也是多出了一门能修炼到先天巅峰的秋水诀。

“公子?”

小清望着李长生健硕的上半身,一时之间有些痴了。

半响之后,李长生身上的动静平息下来,他朝着小清微微一笑。

就在此时。

先是一阵急促踩踏楼梯的声音,随后就传来老鸨略带讨好的声音:

“丁爷,你要找的人就在这个房间中!”

嘭!

房门被人从外面暴力打开,一群人鱼贯而入。

就看见房间中满地女性衣物,一个赤着上身的年轻人,大马金刀坐在桌子边。

“你就是那个打渔的?”

为首的丁爷看了眼李长生,眼中嫉妒之色一闪而过。

他作为后天武者,更是深得漕帮少帮主信任,但来这倚春楼也舍不得花上五十两银子睡上一晚上!现在一个打渔的竟然靠着运气,找到了几株药草,做了他都没有机会做的事。

其他几个漕帮小喽啰则是色眯眯的朝着床上望去,虽然小清整个身体都蜷缩在被子中,但他们依然看的起劲,曾几何时他们也想过发达之后,一定要来倚春楼点最贵的姑娘,但没想到却是以这种踏入这豪华的房间。

“跟我走一趟吧!有人要见你!”

见李长生依旧端坐,丁爷眉头微皱。

“我和你漕帮没有交集?你漕帮的人为何要见我?”李长生端起茶杯,饮了一口。

“少他吗废话!”

还不等丁爷开口,站在他身边的漕帮小喽啰就满是不耐烦道:

“小子,我漕帮的大人物要见你,是你的荣幸,别不识抬举。”

又一个年纪稍长的喽啰皱眉道:

“丁爷,既然这小子不识抬举,不如打断他两条腿,再把他绑回去就是了!”

“反正少主也只是要这小子找到锻骨草的位置,是不是残废也不重要!”

丁爷闻言,微微点头。

其余小喽啰也是眼神不善的看着李长生,他们早就看眼前这个少年不爽了,年纪轻轻就能一亲芳泽,这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事!

李长生微微一笑,道:“本来你们是该死的。”

“你们该庆幸今天我心情不错,就不杀人了!”

“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就打断你们四肢吧!”

话音落下,李长生动了!

他一步踏出,就出现在丁爷面前,抬手就朝着丁爷的胸口拍去。

丁爷也是久经江湖的好手,瞬间反应过来,双手护在胸前,平平推出。

咔嚓!

一声脆响传来。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丁爷的双手直接折断,而丁爷的身躯,更是直接被那个他们看不起的渔夫这一巴掌拍进了三楼的地板之中。

丁爷脸上充满惊骇,他的双手与眼前这个渔夫的手掌撞上的瞬间,就感觉自己像是被巨石砸中一般,虽然双手失去了知觉,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他的双手废了!

‘踢上铁板了!’

众小喽啰双腿颤抖,连丁爷都不是眼前这个渔夫一合之敌,更不要说他们了!

而老鸨更是站立不稳,他们倚春楼能在巫山城做这么大,本来就有漕帮的份子,本以为在巫山城,漕帮办事没有人敢阻挡,却没想到一个渔夫竟然有着如此实力。

能一巴掌将一个后天武者打成这样,这渔夫至少也是一个后天后期的武者,这样的修为,在巫山城肯定不是籍籍无名之辈!

“公子,饶命啊!都是丁虎逼我来的啊!”

老鸨跪在地上,满脸泪痕看向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的小清,连忙哀求道:“小清,这些年我可没亏待过你,若不是我拦着,你早就被那些男人得手了,你可得为我求求情啊!”

李长生抬眼向着白清儿望去,毕竟是自己此生第一个女人,一个老鸨而已,若是她开口,倒可以不打断他四肢了!

“公子,可否饶过王妈妈?”

小清叹了口气,低声道。

虽然她也不喜欢王妈妈的为人,但不可否认,这些年她能安稳的在倚春楼学习琴棋书画,没有受到那些男人的骚扰,都是因为王妈妈看重他。

李长生闻言,点了点头。

一步踏出,手如闪电般在几个小喽啰四肢上轻轻一点,小喽啰们就仿佛触电般,倒在了地上。

“我的腿,我的腿断了!”

“啊,我的双手!”

几个小喽啰躺在地上,不停痛呼出声,却是连移动都做不到。

李长生转头,望向老鸨,冷冷道:

“将这些废物带下去,去告诉漕帮的人,三日后,我将亲自杀上漕帮!”

老鸨脸色煞白,连连点头,道:

“是是是,我这就找人,将他们送去漕帮!”

说完,连滚带爬的跑下了楼。

不一会儿,老鸨就带着十几个倚春楼的护卫上了楼,将惨叫连连的漕帮众人抬了下去。

……

此时,倚春楼三楼闹出的动静,已经将不少在倚春楼留宿的人惊醒,纷纷走出房门,就看见倚春楼的护卫抬着六七个惨叫连连的人,从三楼急匆匆的走了下来。

“嘶!”

“这不是漕帮的丁虎吗?他可是后天武者,竟然被人打成了残废!”

整个巫山城后天武者不足百人,丁虎在巫山城也有些名气,直接被人认了出来。

“那住在三楼的是谁?竟然连漕帮的人都敢打!”

“不会是宋三少爷吧,宋家和漕帮本来就有摩擦,三少爷今天正好也在倚春楼!”

有人小声说道。

“不是三少爷,三少爷已经走了半个时辰了!”立刻有人否定道。

最后,有人站出来,一锤定音。

“不管是谁,敢如此对漕帮的人出手,这个人死定了!”

……

房间中,老鸨在离去之前,已经让倚春楼的丫鬟,将地上的血迹清洗干净了。

李长生坐在椅子上,

此时的白清儿已经穿好了衣服,坐在李长生不远处,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李长生,叹了口气道:

“你赶紧走吧,漕帮势大,你是斗不过的!”

李长生为自己倒上一杯酒,抿了一口,道:

“你既然知道漕帮势大,还留在这个房间,难道不怕漕帮的人迁怒于你?”

白清儿摇了摇头,“倚春楼有宋家的份子,只要宋家还在,漕帮的人就不会对我做出太过分的事,不过漕帮不可能允许巫山城有人敢挑衅他的威严。”

“所以你必须死!”

李长生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淡淡道:

“他们若是看了丁虎等人的伤势,就不会主动对我出手,而是将漕帮的高手收拢,在总部等我自投罗网。”

“而我要的就是他们将漕帮的高手凑齐,免得我一个个去找!”

巫山城,漕帮总部。

“少帮主,不好了!”

曹寻刚刚躺下,还没有入睡,就听见院子外传来亲信的喊叫声。

“怎么回事?”

强忍心中不爽,曹寻起身,将油灯点上。

房间外的亲信也是听出了少帮主的不满,连忙道:

“少帮主,丁虎在倚春楼被人废了!”

什么?

曹寻皱着眉,将房门打开,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在巫山城还有敢与我漕帮为敌的?难道是丁虎和宋家的人发生了冲突?”曹寻看着眼前的亲信,冷冷出声道。

亲信微微躬身,“少帮主,丁虎现在被倚春楼的人送回来了,就在总部大堂,据倚春楼的人所说,废了丁虎的就是那个渔夫。”

“走,去看看!”

曹寻一甩袖袍,就朝着大堂走去。

亲信连忙跟上。

漕帮不愧是巫山城第一大势力,虽然已经是半夜,总部之中还是一片通明,三步一哨,五步一岗。

巡逻的帮众见到曹寻,纷纷侧身行礼。

曹寻带着亲信,一路疾行,来到大厅。

就看见已经有医师处理过的丁虎一行人,此时这些人之中除了丁虎还勉强清醒着,其他人都已经痛晕了过去。

“少帮主!”

见到曹寻过来,守在大堂的人纷纷起身行礼。

“怎么样了?”

见到手下的人这幅模样,曹寻的脸色也不好看,朝着还在忙碌的医师问道。

医师微微摇头,道:

“出手之人将他们四肢打的粉碎,治不好了!”

大堂之中的人脸色都不好看,他们都与丁虎一样,乃是漕帮的后天武者,在巫山城地位很高,今天有人敢对丁虎下如此狠手,来日就有人敢这么对他们。

“少帮主,兄弟们都到了,这个凶徒不能放过啊!”

“不错,现在就杀过去,否则等到这小子跑了就晚了!”

“不杀他,我漕帮的脸往哪里放?”

群情激奋。

“好了!”

曹寻一挥手,淡淡道:

“你们随我一起去,我也想看看是什么人,敢如此对我漕帮的人!”

大堂中的后天武者脸上都是露出笑意,就要跟着曹寻杀去倚春楼。

“慢着!”

医师见状连忙说道:“少帮主,此事最好还是通知一下帮主,出手的人实力不简单!”

“丁爷乃是后天武者,却连那人一招都挡不住,而且其他人的伤势一模一样,全都是一击将骨头碎成粉末,这些帮众连受伤的位置都一模一样,此人对力道的控制已经炉火纯青,怕是来着不善!”

闻言,有帮众不满了,冷冷道:

“那人年纪轻轻最多是个后天武者,有老帮主坐镇他还能翻天了不成?”

其余人也是眼神不善的看向医师。

医师苦笑一声,没有再说话,该说的他都说了,至于这些人要不要听就不关他的事了!

就在曹寻带着人就要前去倚春楼的时候,一道中年身影落在大堂外院子中,来人正是漕帮帮主曹正。

见到曹正,众人心中都是一凛,恭恭敬敬站在一旁。

曹寻则是迎了上去,道:

“爹,这种小事,哪用劳烦您出关?我带林老去一趟就是了!”

一直站在曹寻身边的老者也是笑道:“帮主,此事不用少帮主前往,我去一趟就是,一个小毛贼,翻不起什么浪花。”

他在十年前就是后天巅峰的武者,乃是漕帮除了帮主曹正之外的第二高手。

“哼!”

曹正冷哼一声,大步走入大堂之中,蹲在几个受伤的帮众身边,检查了一番,眼神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不简单啊!”

曹正站起身来,叹了口气道:“看来巫山城来了条过江龙啊!”

“去,将漕帮的高手召集起来,我倒要看看三日后他敢不敢来我漕帮!”

说完,一挥手。

大堂中的帮众纷纷朝着总部外跑去,召集就在巫山城附近的漕帮高手。

见大堂之中已经没人了。

曹寻不服气道:“爹,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蹦出来的野小子罢了,这样是否太兴师动众了?”

“一个野小子就让我漕帮如临大敌,若是传到外界,该怎么议论我漕帮?”

曹正脸色难看,冷冷道:“若不是你,怎么会招惹到如此强者?这人的实力连我都有点摸不透,等下我让老林去请周云青来助阵!”

“你要请周叔叔?”曹寻脸上露出惊骇之色。

漕帮中人不知道他爹与先天高手追风剑周云青是好友,但他是知道,只是让他没想到,为了一个不知道哪里杀出来的野小子,竟然要请人来助阵?

难道他漕帮集一帮之力,还拿不下一个野小子?

“我怀疑此人有着先天修为,若是普通先天,我漕帮自然不惧,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请周云青来一趟保险。”曹正看了眼曹寻,冷冷道:

“这几日你就留在总部之中哪里都别去,我让老林去请周云青。”

……

翌日。

有神秘年轻强者在倚春楼为了争风吃醋将漕帮高手废了的消息,迅速传遍了巫山城,

这可是漕帮,纵然是有着先天高手坐镇的宋家,在巫山城面对漕帮也是处于下风。

但现在一夜过去,漕帮之中竟然没有任何动静传出,甚至那位废了漕帮的神秘高手还好好住在倚春楼之中。

“我猜倚春楼那名年轻高手肯定是哪个大门派出来的,否则漕帮怎么会没有动静?”

“嘿,你这就有所不知了,我听说漕帮已经将附近的高手都召集起来了,就等着这小子自投罗网!”

“呵,我看漕帮是怂了!否则那小子就在倚春楼,要是漕帮有胆子,早就直接去抓人了!”

众说纷纷。

而此时的李长生已经在倚春楼最顶层的豪华房间中,接见巫山城宋家的人。

李长生与一个中年男子相对而坐,白清儿站在一旁,为两人沏茶。

中年男子正是宋家家主宋如龙,乃是宋家除了宋正午之外的第一高手,一身武道修为赫然已经达到了后天巅峰。

“宋家主来此有何贵干?”

李长生将茶杯放下,看着宋如龙淡淡问道。

宋如龙脸色凝重,望着李长生,低声道:

“我斗胆问一下,公子可是先天武者?”

宋如龙这话一出,正在沏茶的白清儿玉手一抖,眼中尽是不敢置信。

昨天和她春风一度的少年,竟然是一位先天高手?

可整个巫山城百年来不过出了三个先天高手啊!

现在还活着的就只有宋老爷子与漕帮帮主曹正了!

虽然心中有些不敢置信。

但她也知道宋家家主不会无聊到亲自过来和他们开这种玩笑!

李长生似笑非笑看着宋如龙,道:

“我是先天如何?不是先天又如何?”

“若是公子是先天武者,我宋家愿意让出一半财产,只求公子庇护二十年!”宋如龙诚恳道。

这倒是让李长生有些意外了。

李长生看着宋如龙,淡淡道:

“宋老爷子乃是先天武者,就算漕帮也不敢轻易对你们出手,何必寻求我的庇护?”

“老爷子时日无多了!”宋如龙面露苦笑,“老爷子一死,漕帮必定不会放过这么一个统一巫山城的机会,现在我宋家唯一的机会就是寻求一位先天武者的庇护。”

李长生点了点头,若是宋老爷子死了,宋家确实守不住如此大的基业,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宋如龙竟然舍得将半数家业拿出来,寻求他的庇护。

“我并非先天武者。”李长生看着宋如龙,淡然道:“不过一个漕帮我还不放在眼里,若是你想让我庇护你宋家,傍晚之前,送十万两银子来这。”

“过时不候!”

宋如龙咬了咬牙,道:“先生稍待,我现在回去就准备。”

“嗯!”

“还有,我只要现银,不要银票。”

……

等到宋如龙离开之后,白清儿才轻声问道:“你……真的是……先天武者?”

“我刚才已经说了,我武道修为还没到先天!”

李长生摇了摇头道。

他没有说谎,他武道修为现在还是后天,不过金身诀已经修炼到了七层,纵然是先天巅峰的宗师他也有一战之力。

此次他本就是想趁机将漕帮掌控在手中,只有这样,他才有足够的钱,寻找修仙的机会。

而且他现在修炼了金身诀,不知道什么时候药王宗的人会找上门来,唯有快速提升实力,才有对抗药王宗的资本。

“既然你不是先天,我还是建议你先离开巫山城,曹正已经是成名多年的先天,不是那么好对付的!”白清儿劝说道。

“一个曹正而已,随手便能捏死。”

李长生摇了摇头。

……

宋如龙回到宋府,直接去了宋老爷子所在的后院。

宋正午躺在小院中的躺椅上,晒着太阳。作为先天高手,正常来说活到七八十岁,完全没有问题,但此时的宋正午浑身散发着腐朽的气息,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

一个与宋如龙有着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正站在一旁服侍着老爷子。

“怎么样了?”

宋正午见大儿子宋如龙走进来,眼皮微抬问道。

“那位李公子傍晚之前拿到十万两银子,才答应庇护我宋家!”

宋如龙沉声道。

还不等宋正午说话,一直在宋正午跟前服侍的宋如虎忍不住了,冷冷道:“大哥,你不会就这么答应了吧?一个不知底细的小子,哪什么庇护我宋家?”

“别说我宋家一时之间拿不出这么多银子,就是能拿出来,我也不同意!”

宋如龙根本没理会宋如虎,而是看向宋老爷子道:“爹,我已经答应了,现在便去将库房拿银子,但是肯定不够,需要变卖一些族中的产业。”

嘭!

“你敢!”

宋如虎猛地一掌将手边的小凳拍的粉碎,怒喝道:“我早就说了我与漕帮几位堂主交情都不错,只要我宋家不招惹漕帮,就不会有事!”

“我告诉你,你若是敢给钱,咱们就分家!”

宋如龙没有说话,只是看向宋老爷子。

“分家吧!”

宋老爷子叹息一声,道:“我已经快死了,做决定的还是你们,无论你们谁做的选择是对的,我只希望宋家在我死后还能传承下去。”

宋如虎闻言,眼中露出大喜之色。

他一直想要分家,奈何老爷子不同意,没想到今日竟然成功了!

不一会儿,宋如龙与宋如虎走出小院。

“宋如龙我告诉你,分家之后,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

“到时候别想我帮你向漕帮求情!”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宋如龙看着宋如虎离去的背影,口中吐出两个字。

“蠢货!”

……

只过去了三个时辰,宋如龙就将十万两银子带进了倚春楼。

不过好在经历昨天的事情,再加上现在天还早,所以并没有引起什么轰动,但是宋如龙变卖家产凑银子的事,肯定瞒不过有心人的耳目。

宋如龙在将银子送来之后,也没有多留,就直接离去了。

李长生将白清儿屏退之后,望着堆满半个房间的银子,眼中一片火热,口中喃喃道:

“我就不信,这么多次模拟,我都找不到仙缘!”

“充值!”

【充值成功,余额为8万金钱。】

【是否立即使用人生模拟器?模拟一次消耗10金钱。】

“使用!”

【十八岁,你在倚春楼废了漕帮的人,在巫山城声名大震。】

【三日后,你杀入漕帮强势斩杀漕帮帮主曹正与追风剑周云青,将整个巫山城纳入你的掌控之中。】

【你在执掌巫山城之后,派人四处打听仙人的踪迹,但是一无所获。】

【半个月之后,你改修秋水功。】

【三月后,先天中期武者刘玉和前来挑战,被你弹指击败,你声名大振!】

【二十一岁,你击败了数十位前来挑战的人,‘莽金刚’之名传遍武林,更是被称为齐国武林第一高手,无数江湖势力加入你的门下,成为齐国武林盟主。】

【二十五岁,在大量资源堆积下,你终于晋升后天后期。】

【三十岁,药王宗四位先天巅峰武者来到巫山城,围杀你,百招之内,你成功将四人斩杀!】

【三十五岁,你成功晋升后天巅峰。】

【四十七岁,你成功踏入先天之境。】

【五十岁,药王宗的神秘强者杀来,你奋力抵抗,被其找到机会,一记火球术,将你重伤。】

【你仓皇逃走,被追上,你选择从万丈悬崖跳下,你死了!】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五十岁的修行境界。】

【二,五十岁的修行战斗经验。】

“这世上果然有仙人!”

李长生眼中爆射出精芒,虽然这次模拟之中出现的仙人,不如他想象的强大,但一记‘火球术’将他重伤,这绝对是修仙者无疑!

“看来修仙的机缘还是在药王宗之中!”

“选一。”

随着李长生做出选择,一股庞大的内力注入他的体内,不一会儿就平息了下来。

“这……先天武者对我的实力好像没有太大的提升啊!”

李长生微微皱眉,虽然能感受到体内内力的提升,但他修炼金身诀,全力一击的力量已经超越了数千斤,后天武者他一指就能戳死。

虽然没有和先天武者交手过,但他现在内气修为也是提升到了先天,他感觉面对全力出手的自己,纵然先天武者也是一招的事。

“看来这金身诀也不简单啊,否则当初金刚门也不会被有修仙者坐镇的药王宗给灭了!”

“而且现在药王宗的人还是锲而不舍的在追杀修行金身诀的人!”

李长生微微皱眉,随即舒展开来。

还是先将内气修为提升到先天巅峰,先天巅峰的修为足以在齐国横行了,只要现在不将金身诀暴露出来,药王宗的人也不会来找我麻烦!

等到得到仙缘了,成为一名修仙者,再去找药王宗的人掰扯掰扯!

“再来!”

【消耗金钱100,开始模拟!】

‘果然翻了十倍,不过还好,刚充值了十万两银子,虽然被系统黑了百分之二十,但还是能模拟八百次!’

‘我不信,模拟八百次还得不到仙缘!’

李长生摇了摇头。

……

【……四十五岁,你成功修炼到先天中期,九十九岁,你老死了!】

修炼到先天中期,耗费了两次机会。

……

【……四十九岁,你成功修炼到先天后期,九十九岁,你老死了!】

先天后期,三次机会。

……

【……四十五岁,你成功修炼到先天巅峰,九十九岁,你老死了!】

先天巅峰四次机会。

看来我真不是那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

不过好在终于先天巅峰了!

……

“再来,寻找仙缘!”

【开始模拟。】

【十八岁,你一人闯入漕帮,将漕帮帮主和追风剑周云青斩杀!】

【你开始游历齐国,想要寻找仙缘。】

【九十九岁,你一无所获,老死了!】

???

李长生微微皱眉,这次模拟他在灭了漕帮之后,就直接去寻找仙缘了,但没想到竟然到死都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

“一个人找仙缘,还是速度太慢了!”

李长生喃喃道:

“再来!”

【十八岁,你成功收服漕帮,整合巫山城周围的江湖势力,成立天下会!】

【十九岁,整个齐国武林都臣服在你的威势之下,就连齐国皇室都在你的威势之下,瑟瑟发抖,天上地下,唯你独尊!】

【二十四岁,你发动整个天下会为你寻找仙缘,五年过去,一无所获。】

【二十五岁,在天下会为你举办寿辰之际,齐国皇室强者突然带着五名先天巅峰的宗师杀了进来,你带人将五名先天宗师斩杀,突然出现一名神秘强者,他手中一柄小剑飞出,将你一剑枭首,你死了!】

这次不是药王宗的人出手了?

齐国皇室背后竟然有修仙者?

看来是这次做的太过分了,引得齐国皇室背后的修仙者出手了!

……

【十八岁,你在收服漕帮之后,赶往齐都,成功加入皇室,成为皇宫之中一位皇室客卿!】

【三十岁,经过多年打探,你知道了皇室背后的修仙势力位于落日谷之中,但皇室与落日谷中的修仙势力联系并不紧密,无奈之下,你只能独自前往落日谷。】

【三个月后,你冒险进入落日谷,一只妖狼突然出现,你与之大战,奋力将其斩杀,你也身受重伤,还没走出多远,被一条十几丈长的妖蛇一口吞下,你死了!】

落日谷!

李长生微微颔首,终于确定一处有着修仙者存在的地方了!

……

“再来!”

【……三十七岁,你进入万毒林,你吸了一口雾气,你中毒而死!】

……

【……九十九岁,你老死了!】

……

【……四十一岁,你进入疑似有仙人存在的黑风岭,一阵黑风袭来,你死了!】

……

【……四十三岁,你进入疑似有仙人存在的迷雾谷,被一头妖虎一口吞下。】

……

疯狂模拟了七百多次,看着各种稀奇古怪的死法,李长生已经麻木了。

在这五百多次模拟之中,他闯落日谷就不下两百次,等在落日谷之外几十年,也不见一个修仙者出来,但落日谷之中有妖兽也是真的,他不知道多少次丧生在妖兽的口中。

其他疑似有修仙者存在的险地他也都进入过,不过可惜都没有成功闯进去过。

“落日谷之中有皇室背后的修仙者,只是这些修仙者好像很少与外界联系,实力不够只能成为妖兽的食物。”李长生眉头微皱,低声道:

“黑风岭万毒林这两处貌似是魔修的聚集地,很是危险,就连只在外围等待机缘,也会被人斩杀!这两处暂时不用考虑了!”

“而希望最大的就是黑水郡的迷雾谷了!”

他虽然没有成功进入过迷雾谷,但是他在模拟中,在迷雾谷外蹲守的时候,数十次见到过有人御剑或者驾驭其他法器,进入迷雾谷。

“可惜,想要进入迷雾谷,我的实力还是不够!”

李长生有些丧气,他现在的实力在凡俗已经是顶尖了,在模拟之中弱一点的妖兽也不是他的对手!但还是不是那些修仙者的对手。

“再来一次,不行就明天再模拟了!”

李长生长叹一声,模拟七百多次耗费了五个多时辰,纵然是他也感觉有些疲惫,主要是心累!

【开始模拟!】

【十八岁,你离开巫山城来到黑水郡临水城定居。】

【你在临水城之中悄悄打探着仙人的消息,听到了不少仙人的消息,最终一一排查,终于确定临水城邹家曾经出过仙人。】

【你买下邹家不远处一处地产,默默观察着邹家有没有修仙者!】

【三十岁,你观察了十二年,发现邹家现在就是普通武林家族,族中有着两个先天武者支撑,全然没有修仙者存在的迹象。】

【三十一岁,先天后期宗师玉真子杀入邹家,邹家两名先天不敌,被玉真子重伤,危急时刻一道风刃从邹家内堂疾射而出,将玉真子击杀!】

【你心中大惊,心中庆幸没有对邹家动手!】

【五十一岁,邹家修仙者死亡,邹家秘密发丧,被隐藏在暗中的你到发现,但你不敢确定邹家的修仙者是不是诈死,你选择了继续等待!】

【六十岁,你夜半闯入邹家,将邹家的高层尽数擒获,威逼利诱之下,终于得到了修仙功法——混元一气诀!】

【你刻苦修炼混元一气诀,但进度缓慢!】

【九十九岁,你老死了!】

【模拟结束,你可以保留其中一项。】

【一,九十九岁的修行境界。】

【二,九十九岁的修行战斗经验。】

修仙功法,终于得到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最新小说

陕ICP备2022011731号-26